SRICOOL异军突起
创造新价值 引领空调业

SRICOOL集团董事经理陈正锦

SRICOOL集团董事经理陈正锦,在空调与通风系统领域已有30的经验。他在1988年入行,从工厂做起,跃升从事空调业的工程技术与市场行销。

后来,他留意国内对空调系统需求日益提高,因此瞄准市场,与合伙人陆光涌成立SRICOOL公司。



“当时的创业理念很单纯:大马是位处赤道的热带国家,常年四季如夏,无论家庭还是企业,对空调的需求很高。”

陈正锦也了解整个行业实况和专业操作模式,也具备人脉和资源。

SRICOOL工厂使用之全自动机械。

在创业初期,虽然只能做小型工程,但他们仍亲自参与工程项目的管理,谨慎筛选二手承包商,且小心处理每一细节,不会完全假手于人。

他不断点出,这行业非常竞争,因此在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视提供高度专业的工程技术和管理服务。



成立至今已有19年的SRICOOL,从事一站式节能空调与通风系统工程服务,包括设计、生产、工程施工管理、检验测试、零件更换、售后保养和维修服务等等。

在经历了5个重要发展阶段后,陈正锦与伙伴成功将一家2人公司,壮大至拥有200位员工的企业,客户多达23家大型发展商,其中不乏上市公司。

该公司更在4年前迈入另一发展里程碑,于雪兰莪万桡购地设厂,厂房土地面积4万5000平方尺,使用面积达到2万8000平方尺。

陈正锦细说SRICOOL在过去5个发展阶段,分别是创业期、发展期、多元化期、转型期,以及企业专业化期。

首3年为创业期,两位创办人亲手经营公司。当时他们在取得工程后,外包给次级和三级承包商,同时管理和监督项目进展。

稳定了公司初始表现后,公司迈入第二阶段的发展期,开始向发展商接洽,承包大型工程。

接着迈入第三阶段,将业务多元化至产品生产,朝向全方位服务。

陈正锦和团队携手,将19年前的2人的公司,扩大至超过200人的企业。

发展绿色建筑技术

SRICOOL在这阶段购地设厂,购买全自动化机械,开始自主生产空调与通风系统零部件,同时也聘请大量专业工程与技术人才,提高公司的专业实力与竞争优势。

在这期间,该公司已获得许多卅层以上高楼大厦的工程项目,包括了高档公寓、绿色办公大楼、五星级大酒店,以及多家著名大学新校区的项目,SRICOOL品牌也因此在业界建立了一定的名气!

除了生产相关的零部件外,该公司在第四阶段开始投入资源,发展节能减碳和绿色建筑所需的技术,并通过智能调控等创新科技,将SRICOOL的核心竞争力推向另一高层次,成为高度专业技术工程公司!

捷运第二路线隧道自动化通风系统。

中国产品跃升世界水平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真正懂得专业技术的人,才能真正了解产品的价值。

相对外界部分对中国产品的负面印象,陈正锦直言,中国空调科技已经达到世界水平,甚至纳入智能科技等创新技术。

从事数十载空调行业的他说道,空调发展史起源于欧美国家,但如今的中国拥有后发优势,成功掌握自身的核心技术,自主研发与生产各类空调设备,其发展的态势很快將会超越欧美国家,唯在国际认证部分,陈正锦希望中国能早日取代美国的AHRI认证,取而代之是中国人自己创造的国际认证。

“我相信,只要是对这行业有专业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中国的中央空调核心制造技术已到高端水平。

此外,如果性能相同或更好而价格又更便宜,相信买家自然会选购中国制造的空调设备。”

董事部及管理团队。

中国为全球最大空调产国

中国是全球最大空调生产基地,许多世界著名空调品牌都在当地设厂,其中包括约克(York)、开利(Carrier)、特灵(Trane)、欧科(Euroklimat)、顿汉布什(Dunham-Bush)及大金(Daikin)等。

借助中国产品技术的稳定性和价格优势,SRICOOL自2000年起,从中国直接或间接进口中央空调设备。

陈正锦点出,若要在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必须要在价格和性能占据一席。

SRICOOL中国进口之Euroklimat中央空调。

因此,只要直接从中国厂家买进,就能达到上述两项目的。

“目前本地使用的中央空调设备,几乎都从中国进口。如果从事这行业,且要有市场优势,与中国贸易是最好的选择。”

在该公司创业阶段,由于电子商务还未面世,网络也未完善,陈正锦必须亲自到中国寻找和了解厂商,以确保产品品质。

当时的货源主要集中在广东省一带。经过多年的努力开拓,累积了不少生意伙伴。

目前,SRICOOL也与中国人所拥有的欧洲品牌比如欧科 和顿汉布什有着密切的联系。

吉隆坡城中城地区的W酒店及公寓。

免关税助马中贸易

陈正锦非常看好我国在“一带一路”下的发展,而且这也反映在马中两国贸易表现。

在过去多年,大马是中国在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2017年,双边贸易额达到960亿美元(约3738亿令吉),比2016年增加10.73%。

政府也在《2017/18经济报告书》提到,我国在2016年与一带一路国家的每年贸易额突破8500亿令吉,预计这一数字在未来数年内会增长。

SRICOOL自家品牌的空调零件铜管(Copper Pipe)。

虽然在两国贸易中仍有许多改善空间,但政府在这过程也做出了一些利商措施,包括免关税政策。

陈正锦说道:“这举措大大利好国内业界和消费者,成本减少约30%,而售价也随之减低。”

他举例,在90年代,因关税政策,买入一台一马力冷气机需约1700令吉,随着实行免关税,性能更好的一马力冷气机,现只售700令吉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