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认了宣言有空言/黄子

希盟一哥敦马刚刚才宣布希盟竞选宣言大小六十点,除了华裔没得到什么直接具体的好处,可说是应有尽有的改变改革治国方略。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即为取消他任上绝不肯抽的消费税,以及他曾承认其内阁太愚蠢签下官僚所拟的“不平等条约”——肥朋党宰人民的私营化大道合约。

希盟宣言一出,国内国际信者不多,置疑如潮。原本就祭出毋须消费税,只要政府能够及早节流,例如每年两三百亿部门采购预算,谁不知道3万变3000的实况,即使不能省掉90%的浪费干捞,七八十巴仙总是有的。仅此一例,省回200亿,不是问题。

之前取消油气等统制品补贴,省下的亦达200亿之谱。这差不多可以补上油气跌价的缺口。但问题是,希盟若能截断采购“狂流”,缺口仍非恢复销售税所能立时补上。

公务员开支如雪球

别忘了,另一犹如决堤洪水乃公务员的薪酬津贴,每年以百亿的速度狂飙。今年若未破千亿,也是指日可待,随后滚动的雪球更是几何式增长。

敦马透过私营化计划,把公务员从百万瘦身至80万,伯拉在短短5年狂增50%至120万;纳吉再接再厉飙至160万,另加70万退休领半薪享各种福利安养天年的公务员。为何如此?

若不如此的话,土著青年的失业困局如何解决?每年数以万计的土著大学生毕业,若非这些年来,政府吸收了其中80多万,大学毕业即失业的怀才不遇土著青年才俊,恐近百万了!再打个折扣,就算五六十万大学生长期待业,纵使阿拉伯之春的野火不烧,无业青年制造的社会问题,会多大呢?

如今不过是三十多万大学毕业生失业,当然还有其他大量无业失业待业青少年,治安问题已头大如斗。如果再多……

伯拉及纳吉大量吸收大学毕业生进入政府机关,纾解失业问题,制造国阵铁票,一举两得。公务员的开支,也就如雪球从高峰滚下,越滚越大,谁的螳臂可以挡之?

废过路费少被“抢”

我们培育生产力竞争力偏低,市场不要的人才,也因缺乏人才,导致产业无法升级。产业长期停留在低端,政府的收入自然水不涨船不高。不靠GST这最便捷的全民纳税,打贪玻璃顶限又低,靠什么?若要废除私营化大道,工程部副部长罗丝娜说费用高达4000亿令吉!

钱从哪来?世界上如有这么大的彩票奖金可以投注,一买就中,发笔横财或许也是答案。

这一箩筐问题,不就是马哈迪从《马来人的困境》一语贯之:废弃公平竞争、选贤与能;扶助土著,新经济政策制度化永久化,再加朋党主义的政治遗产吗?废除消费税,那我只交个人所得税;废除收费大道,我一个月少被“抢”三两百令吉。谁要真能废掉这两大恶政,我可真要祝愿那个政权万岁万万岁!可惜,才刚刚宣布希盟竞选宣言的一哥敦马,转身就说行不通。他宣告的宣言,有些是办不到的空言。

唉,政治宣言,只有巫统利惠土著和朋党、伊党要落实回教国才是来真的,余者,毋须太天真太认真看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