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载公债急需甩掉!/杨名万

国会下议院周三匆匆通过《2018年第六次西马半岛选区重划报告》,这一天也真令国人大开眼界。

首先,有98个国会议席边界遭更动,而当中还有多个州议席换去隶属另一个国会议席,移来搬去,相当夸张,肯定花不少人力,当然也动用不少纳税人的钱。

其次,这报告周三才在下议院通过,第二天就获得最高元首批准,同日也在宪报上颁布,这应该是历来最快速在宪报上颁布成为法律的国会法案。

本文提这两件事,主要是关注纳税人的钱是否用得有效率,是否用对地方。

违反政府一马政策

政府高官于8年前提出“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大原则,此次选区重新划分是否符合这“一马”政策,就可作为这钱是否有效使用的试金石。

套用我国一个华基执政党前年9月发表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选委会所建议的选区重新划分,会对我国造成不良冲击,因为选委会是以种族为基础作为选区重新划分标准。

当时,该党领导还以八打灵北区的选民人数从8万锐增至15万,而红土坎马来选民原本只占50%,经过重新划分选区后,激增至71%作为鲜明例子。

现在,这变化已经成为事实,最后提呈的重划选区报告,保留了前年提出的初步建议。

这位华基政党领袖当时认为,这样的划分法会造成种族两极化,也违反政府欲将大马打造成中庸国家的政策。

选委会主席丹斯里莫哈末哈欣日前接受报章专访时,已经坦承选委会是沿着同族居界线来重新划分选区,种族是重划选区的其中一个考虑因素。

根据国家银行最新的2017年度年报,联邦政府去年度国内净举债额依然高达403亿令吉,今年估计也会净借高达398亿令吉。

五年举债逾2000亿

本栏无意涉入政治课题,本文重点是联邦政府已经面对财政赤字连续20年,并且已经举债20载,每一分钱都须花在刀口上,而非把纳税人辛苦上缴的税钱,用在不但无法惠利人民,还反而会令各种族人民陷入两极化困境的行动。

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自1998年陷入赤字后,一直都没有办法摆脱每年举债渡日窘境。虽然政府所开展的财政巩固措施已经连续9年,从官方绩效准则看来并不差,但是联邦政府的负债额却依然高企不下。

这个于2008年计划,2009年开始实施,以在中期达致联邦政府财政“接近平衡”目标的财政巩固措施,虽然已经成功将原本于2009年占国内生产总值6.7%顶峰的财政赤字,逐步降低至去年的3%,今年预测可低达2.8%。

但是,根据国家银行最新的2017年度年报,联邦政府去年度国内净举债额依然高达403亿令吉,今年估计也会净借高达398亿令吉。

去年这逾400亿令吉的国内净举债额,比2016年的约379亿令吉、2015年的389亿令吉、2014年的仅376亿令吉,和2013年的395亿令吉都高,也就是5年来最高的国内净举债额。

而这5年来,政府在国内净举债高达1942亿令吉,如果包括外债,联邦政府5年净借逾2000亿令吉。

年借400亿成常态

政府展开财政巩固措施,并以“接近财政平衡”作为中期目标固然可取,在实施9年后,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减低近六成,成绩似乎不俗。

但是从联邦政府每年国内净借款额依然保持在400亿令吉上下,并已成为常态而无法甩掉看来,政府还需要抓紧用钱效率,而此次重划选区就是典型例子。

在本季国会会议上,财政部提呈了额外拨款的附加供应法案(2017)以追算去年各部门超支预算开销总达逾71亿令吉,其中选委会就追算8207万令吉,而今年选委会获得拨款总额逾4亿令吉,供即将到来的第14届大选之用。

从那庞大的重新划分选区工程看来,下届大选所需要的资源也肯定不少,而且上届大选开销也是超越4亿令吉,因此似乎无可厚非。

证明提升效率可行

只是,从国会下议院能够将一个法案提呈最高元首批准,并在一天内立刻在宪报颁布看来,公务员如果每次都能如此有效率,想来我国160万公务员所能发挥的作用肯定不小。

那每年净借约400亿令吉陋习也肯定能甩掉,政府高官就不需要为了争取公务员选票,而宣称还会继续增聘公务员了!

此次重划选区法案可以迅速成为法律,证明只要政府高官有政治意愿,要提升公务员效率并非不可能。

大选过后是认真提升效率,甩掉久达20载公债的时候了!

最新报道

华达慕迪:曾获国阵委副部长
严斥巫青团长呈辞要求
中国40年成绩单
7亿人脱贫 世界奇迹
张仕国:成为企业家
年轻人可当小贩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