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马华?/罗汉洲

很多人都说,来届大选是马华“生命攸关”一战,马华同志也承认这说法,但他们也不愿坐以待毙,于是柔佛州马华率先发出将伯之呼:“给力马华”。

不过,相信不少华人会反问:马华凭什么要我给力?在上两届大选中,大部分华人投票支持反对党,据说连不少马华党员也支持反对党,他们支持反对党有一个共同心理: 恨铁不成钢。恨马华没有维护族人权益的勇气,每当政府推出对华人不公平的政策时,马华只能请求,美其名为协商,请求不成就不了了之,却奢言事情已解决,若问什么时候解决?则答“没有时间限制”。

其实事情并没解决,“只剩一里路”是经典例子,所谓“据理力争”早已沦为空谈。

早年马华领导层几乎是受英文教育的“高等华人”,他们不懂广大华人“到底要什么”, 华人要求华文与巫文列为共同国语,马华置之不理,他们的决策往往与华人背道而驰,以致令华人对马华大失所望,觉得马华难以代表华人,不宜把前途寄托给马华。

早年与华社对着干

事实上,直到1980年代末,马华在很多课题上与华社对着干。1970年,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马华有反对吗?1990年,马哈迪延长新经济政策,马华有反对吗?马哈迪的朋党大肆“收购”华人企业、政府把半数以上华小列为半津贴学校、还有一些“只限土著”的政策、马哈迪大力推展的私营化政策完全排除华人参与权等等,马华有反对吗?

至少,华人没有听到马华反对的声音,叫华人怎样给力马华?到了1990年代,马华才略有醒悟,知道不能再与华社对着干,之后才向华社示好,才向董教总表示愿意合作,惟不论文、教、经方面却处处显得有心无力(或不愿尽力?)。

李金狮当年挂在嘴边的“为民族权益,不惜丢官”早已没有人敢提,改而强调有人在朝好做事。在朝者,即做官之谓也。如今马华连维护先辈的承诺也显得无力,如国民型华文中学在当年所获得的承诺,如今已支离破碎,三分一时间华文课不见踪影,经费依然须华社“大力支持”,连名称都不见了,变为国民中学,马华没有维护改制华文中学原有的地位,凭什么要华人给力?

给力反对党博机会

华人支持反对党,并不等于看好反对党的政策,而是因为对国阵太失望,失望到哀莫大于心死的地步,一股对国阵的怨气也发在马华身上,觉得马华反正也不过是一个“不了事汉”,华人的权益已大不如刚独立时期。

马华身在国阵,必须顾及“国阵精神”,即不可反对国阵(其实是巫统)的决策,所以有以上列举的种种“没有反对”,或者也是不敢反对,于是华人乃有给力马华不如给力反对党的心理,觉得给力反对党则至少尚有一博的机会。

换言之,马华在下届大选是生命攸关之战,华人则是背水一战,豁出去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