剿尽马华民政的穷寇/黄子

3·08、5·05两波大攻势,马华民政两大风光一时的华基政党已被扫荡得七七八八了。火箭虽把“助纣”的“帮凶从犯”,打得七零八落,奈何蓝眼和月亮打不垮国阵的“主凶”克利斯短剑,功亏一篑,无法入主布城。

民联因一鼓作气,再而衰,过不了三就竭。如今希盟加盟诸侯减一加二从三变四,少了伊党多了诚信和土团,气势看来并不更盛。因此,公正党诚信党以至土团党直到如今,并没亮出什么宏图大计,全面诛灭巫伊两党;更没见哪个党的骁勇战将剑指哪个巫统要员的堡垒,以带动士气,更遑论全面攻坚,把巫统的大小头目一一斩下马来。

无惧哀兵奋起死战

至于铁票在乡区,定存在东马的巫统,也还未誓杀匈奴不顾身,斩尽奸逆。巫统妇女组主席扎丽莎这败将,贾马献议她上阵大港,她谦谦卑卑不敢言勇。巫统其他要员同样没有目空一切,一举剿灭公正党诚信党或土团,顶多是大嘴巴纳兹里偶发狂言。

数风流人物,还是火箭。朝野各族各党都静静备战,或是固守城池,或是找个安全区上阵,没表露什么雄心壮志,准备一举攻入布城的气势。

孙子兵法是“围师必阙,穷寇莫追”。如今火箭反其道而行,应非鲁莽之举,必有高明策略,才祭出冒险犯难之举。朝野大小数十政党,火箭最富雄心,士气最高,准备直捣黄龙,不斩楼兰誓不还。如今摆出南北夹击,决心把马华民政残兵败将一举剿灭殆尽,可谓勇者不惧,不怕追杀穷寇反而激起被迫到死角,奋起死战的哀兵。

因为马华民政哀兵上阵,问题是能否激起党内同志同仇敌忾?马华的同志虽多,百万也好,减半50万也好,有多少同志会与残存的领导同心呢?前两届把票投给敌营的同志们会回流吗?其次才是华裔的中间选民,会同情马华民政这些哀兵吗?

靠华裔票回流看巫统

围师必阙,穷寇莫追,是留一条生路给败将残兵,免得激起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奋死反击。眼下情势,马华民政形同被围被困的哀兵,不是靠自身奋起死战就能反败为胜,像拜里米苏剌见到被迫到死角的鼠鹿反击而突围。鼠鹿能靠自己奋战,马华民政要靠华裔选票回流,尚得看当权的巫统解决得了它一箩筐的问题、以及服得了非巫裔以及城镇巫裔的心。

连鼠鹿都不如的马华民政,倘若唤不回同志的同心,又得不到选民的同情,这样的哀兵只有悲哀到底。这类穷寇灭尽之后,数以万计大小绿豆芝麻的官职,自有其他不能代表华人不愿代表华人的人取代——如果希盟又落得讨伐董卓的十八路诸侯的局面。

如果希盟一举成功,火箭的骁兵悍将鱼兵虾将,成千上万一一升天,但愿变天后能翻出新气象。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