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卷入“数据门”?/南洋社论

《战国策》记载了“三人成虎”的破坏力。

在中国春秋战国时代,谋略家已把“假新闻”当着打击敌方的武器,通过制造及散播谣言,把不实事物一再重复,日久就“见功”。

大街上怎会出现老虎?但只要经过三几个有心人在说:有老虎,其他的人都会受到影响,信以为真。

这完全是针对人性弱点发动的心理战术。

来到今日资讯爆炸、网络通达及社交媒体无处不填满空间的时代,被收集的数据转化成战略资源后,就形成“大数据”武器。

在大数据的研究及应用上,美国走在世界的前端,美国国防部更建立先进的数据中心,把大数集当着战略武器。

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奥巴马面对激烈攻防战,结果其竞选团队应用大数据战略建下奇功,这应也是大数据应用在选战的第一役。在战役中,其竞选团队通过对大数据准确掌握选民心态,再准针对性的进行信息“投放”,一举克敌。

来到201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也通过使用大数据,才从后居上,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在特朗普当选的当天,英国剑桥分析公司总执行长亚历山大尼克斯发布了一则引人注意简短文告:“我们很高兴,我们革命性的数据驱动沟通方式,在特朗普的胜利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特朗普是尼克斯的顾客,显然的,这家公司的“黑手”已开始伸入各国的选战中。

剑桥分析在大马设有分公司,他们到底在进行什么“商业活动”,没引起多人人注意。不过,随着面子书卷入史上最大的用户资料泄露风波后,剑桥分析神秘身影开始浮出台面。

根据报道,剑桥分析被指曾在大马第13届全国大选中协助国阵影响选民,反对党已要求首相纳吉解释。此外,剑桥分析也宣称,自2008年起就协助国阵在吉打州宣传在改善学校设施方面的政绩。

针对有关报道,吉打前州务大臣慕克力极力否认,“我不曾使用剑桥分析或其母公司SCL集团的服务”。不过,他的前新闻官阿兹林则跳出来,指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在较早前,首相署办公室于周二发文告澄清时,指慕克力才是雇用剑桥分析及SCL集团的人。

除了慕克力“被疑”卷入侵犯个人隐私的“数据门”,这个国家还有谁,也是尼克斯的顾客?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