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通胀暗藏玄机/杨名万

大选脚步越来越近,今年出炉财经数字,也在浓郁大选烟雾中,平静安稳。

周三公布的今年2月份消费价格指数显著走缓,通胀率低达1.4%,16个月来最低的纪录,也就是大选开始酝酿迄今,最美的通胀数字。

数字最美却不意味国人真感受到物价低落,这偏低数字是相对的,在经过那16个月大起之后,由于之前一年数字走高,计算基础偏高,对年比较,今年数字就相对走低。因此通胀数字偏低,不等于物价低,更非生活成本下跌。

这16个月最低纪录,刚好反映通胀率自16个月前(前年10月份),在令吉汇率于前年下半年急速下滑,并于年杪低落至每美元兑近4.50令吉超低水平下,促成我国经济去年转了一轮物价大涨循环。

官方通胀率从前年10月份的同样是1.4%,去年1月份,就跃升至3.2%,2月份再高涨至4.5%,然后于3月份攀升至5.1%高峰。

这5%是关键水平,过去经验显示,当全年官方通胀率达到5%时,经济就会面对衰退风险。

去年通胀率变化很微妙,在触及这逾5%危险水平后,就巧妙走缓,而主要关键就是国内汽油价格变动。

整个通胀率起伏变化,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每周三公布的汽油价格最关键,最普及的RON95汽油价格今年2月份下跌1.7%,令交通运输价格指数负0.3%,这是13个月来这价格首次逆转。

其次则是食物价格涨势放缓至3%,比1月份的3.8%和之前几个月份的超过4%缓和,其他物品价格不是变化不大,就是对通胀率并没有实质冲击。

政府不能只看到通胀率走低,却忽略生活成本高涨,民生经济严重受打击。

可策略操作稳大局

因此,只要控制油价,就能左右国内通胀率,稳住经济大局。

当然,政府过去为了节省那过百亿令吉补贴,让油价自由浮动后,肯定不愿意再回头,花大笔金钱补贴油价。

不过,国内贸易及消费部也承认,政府并没有完全任由自由浮动机制运作,追随国际油价变化,来决定每周国内汽油顶价。

这也就是说,政府在具策略性的时间点,会补贴汽油价格,避免通胀飙升。

当然,政府一直都对汽油补贴开销耿耿于怀,即使是在经济与民生需要情况下补贴,也有一定限度。在这限制下,汇率变动就非常重要。

今年2月份,令吉兑美元汇率刚好比去年同时期上升了11.9%,从每美元兑4.44令吉,回升至3.91令吉,缓冲了国际油价同时期上升16.4%的部分冲击。

令吉汇率兑美元回升,除了美元走弱,部分也是因为国家银行今年1月调高隔夜政策利率25个基点,将令吉实质利率从负数转为正常的正数。

这再次印证了政府政策在这些关键经济形势所能起的作用。

反对消费税有理由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周四发布的《2017年下半年我国经济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政府政策是影响工商界业绩的最重要因素,41%回复者认同这点,而一般人士认为的运作成本和原料竟然排在其后,只有39%回复者同意这观点。

政府于2015年4月开始征收消费税,下个月起就已经进入第四年。

但是,这政策现在依然是反对党可以挑起,并引起国人共鸣的课题,而且被视为生活成本高涨重要因素,明显是败笔之作。

政府高官说得没错,这是越来越多国家采用的政策,但是为何大马却遭受反对。

问题在于这政策开跑时,政府同时逐步抽走各类民生补贴、令吉汇率又走弱、各种会增加工商界负担的新政策也同时开展,而且在征收消费税时,没有同时将诸如所得税的直接税降低至式微水平。

民间课税唱丰收

政府的消费税收入已经稳定的从2016年412亿令吉,达到去年415亿令吉,今年估计收438亿令吉,个人所得税收入竟然也从276亿令吉,增至逾300亿令吉,今年估计再增至322亿令吉,政府明显的从民间课税中大唱丰收。

通胀率虽然走低,生活成本依然高涨,政府不能在民间课税中大唱丰收时,只收不放,或者只顾着将一小部分税钱转给低收入群,却不理会已经面对双重缴税重担的纳税人。

总的来说,重点不是在消费税,而是政府如何实施征税政策。

政府不能只看到通胀率走低,却忽略生活成本高涨不下,民生经济严重受打击。

最新报道

隋棠6月孕肚曝光
3宝妈竟比正常人还瘦
一顿饭25万
这家餐厅贵到爆红客满
3度连任自民党党魁
安倍晋三将成在任最长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