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惊世骇俗/许国伟

一代大师李敖逝世了。

李敖一生的本事就在于,功过就任人评,笑骂也由人,因为就像他自己说的,别人是骂人王八蛋,他能证明那个人是王八蛋。

大学时曾多次听了李敖的讲座会,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场。

这应是1994年底,台湾还是国民党天下,台北市长选战正兴;李敖走进了台大历史系所里的一间小课室,小课室坐满也就数十人;然后,他就像讲课般,开始畅谈历史时事政局。

转眼,20多年过去了,当年李大师说了什么,已无法悉数记清,只记得他演讲时七情上面、风趣的笑容。

当年,第一次亲眼看到李敖本人,是很震撼的。

第一次见到李敖很震撼

毕竟,李敖的名字原本就是如雷贯耳,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自己还只是中学生,那个时代又没有网络,能找到李敖的著作及资料就不多;到了大学,就不时听到老师及学长提起李敖的传奇事迹,包括他在校学园穿长衫的传奇,对他就更加感兴趣了。

很多年后,在《赵老大闯江湖》一书里,读到赵慕嵩写他开始跑新闻的岁月,遇上胡适去世了,然后主任叫他去访问李敖,说李敖是研究胡适的专家。

这时的李敖,才27岁。

赵老大楞住了,他写道:“李敖比我大一岁,但人家已经是研究胡适的专家,而我竟然连谁是李敖还不知道,羞死咯。”

赵老大还描述了他初见李敖的经过,说李敖的小屋子,四壁都是书,还有一桌一椅及一张单人床,然后屋内虽然没有什么装饰,但天花板却贴着一张大幅美女裸照。

于是,赵老大写着:“在那个年代,这位青年学者却有如此的大裸照贴在屋内,太不简单了。这是我对李敖先生的第一个感觉。”

李敖屋内贴美女裸照,好像也成为他的“招牌”了,后来他房里贴的就是美女莫文蔚;而他也在回忆录,放了自己的裸照,实是惊世骇俗。

这些吸睛的八卦,只是李敖“太不简单”的一小部分,他的太不简单,主要还是在著作;他的作品实在太多了,尽管他自诩是写白话文第一人,但老实说他的论政文章,不容易读。

不容易读,不是因为文字佶屈聱牙,而是时代背景跟他不同,还有知识及学养远不如他,因此很多内容都感陌生。如今,谈起李敖,除了读他的回忆录,不妨也读一读他的回忆录下集《李敖快意恩仇录》。

大师己逝,不论是喜欢或讨厌他,不论是崇拜他或要拆他神台的,他与他那个时代的恩仇与精彩,俱往矣!

他曾说,在台大时佩服的台湾前辈人物,只有胡适与殷海光;但后来他说,当他想佩服人时,他就照镜子。这话,任何一个人说,大家都会骂太狂了,但李敖还是说了,就算大家骂,他还是说。

不过,他的结论很有意思。

李敖说,任何思想家都有胸襟,希望后一代超过他们。因此,他认为自己最后的狂言,是对胡适及殷海光最大的敬礼了。

这就是李敖。

最新报道

沙地记者卡舒吉遇害案
美要对付所有涉案者
公正党党选让人失望/南洋社论
经济好戏连场/陈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