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与市场价值/大马安邦智库

中美之间关于贸易战的争执,核心问题在于世界市场有关空间的支配性影响力。这是一场世界级别的市场战争,是一场围绕各自国家商业利益展开的市场之战。

这种形态的“战争”,核心是空间——商业空间。市场之战同样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与“热战”一样,可以导致国家的崩溃。

中国安邦咨询(Anbound)对世界市场做出深刻的研究,其首席研究员陈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论点,即市场空间的大小和影响力,决定了世界的形态和均衡。

这也就是说,市场大越能有效地支持经济增长,因此越是发达的社会和国家,经济增长越是仰赖消费需求、仰赖市场空间。

即便是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发展到一定阶段也要出现转型,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型社会,这种转型也将导致经济增长对于市场空间的依赖。如果失去或是被压缩了市场空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会岌岌可危。

世界领导力的基础是市场空间的大小,空间决定了未来。

世界各国的实力和世界地位,是由经济增长所代表的经济实力而导致的,经济增长需要市场空间,因此所谓世界领导力,根本还是要看市场,没有市场空间支持的世界领导力是虚妄的、不可靠的;前苏联的解体也证明了这一点,其联盟体系由于立陶宛、波兰、东德等外缘的崩溃决定了整个苏联的解体和崩溃。

反全球化高涨

此外,全球化导致了世界资本和财富的重新组合和分配,包括中国在内的小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出现了腾飞,预示着世界市场出现了一定的新空间。

不过,世界的全球化进展并非一帆风顺,发展到今天,甚至可以说阻力重重,除了少数全球化的受益者,如跨国公司所代表的企业界以及强调经济效率的经济学家之外,反全球化的势力现在空前高涨,逆全球化的进程时有所见,而且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一切显示全球化所导致的市场空间扩张实际是相当不稳定的。

而资本的投资与回酬,对于新兴市场始终充满了兴趣,只要风险可以接受;新兴市场或者说市场新空间的回酬,要比传统市场来得高且多。

当初华尔街对“金砖四国”的提法,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

而资本对市场空间的追逐从来没有停止过,过去是中国,现在越南、印度、甚至是孟加拉,所以市场空间对资本总是充满着诱惑。市场吸引着资本,资本支撑着市场扩张。

消费科技影响大

另一方面,技术的价值取决于空间。技术的种类很多,其中消费科技对于市场的影响最大,而消费科技在很大程度,又引导了其他的技术和投资,因而地位重要。

任何一种消费科技的成功,均取决于市场,只有受到市场欢迎的消费科技,才能最后看见成功,最终实现技术的价值。

所以消费空间的扩大,实际确保技术尤其是消费科技价值实现。

经济涨落取决于空间

中国很多消费科技,技术含量不高,但影响却很大,原因就在于此,这中国科技成功实际是一种市场空间意义上的成功。

安邦智库也提出,回避风险和经济危机是需要空间的。

资本过剩导致了大量的问题,有些负面作用经济学用“泡沫”来形容,但实际就根源而言,还是资本过多、过滥所导致的问题。

如果存在更大空间,明显有利消化资本,消化生产过剩和库存,因而有利于回避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

经济的涨落也取决于空间;市场空间大,经济总量就大。尤其是市场空间的扩大可以容纳更多的资本,通过资本有利于地拉动经济。

因此,市场的扩大,就是空间的扩大,市场的真实含义和真实价值就在于空间,没有空间就会丧失以往的一切,意味着经济灾难以至社会灾难的开始。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