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机构将召集官商
拟法管民宿共享平台

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旅游生产力核心计划召集各造展开会议,商议设定民宿共享平台的管制条规。左起为梁沛根、诺查丽哈、尤再迪、哈菲莎和塔佳威鲁。

(吉隆坡13日讯)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MPC )旅游生产力核心主席尤再迪说,该组织将在3个月内召集各相关业者、政府机构、地方政府等,商议如何设定条规来管制民宿共享平台,例如“爱彼迎”。

他说,上述民宿租用平台最近如雨后春笋般林立,使到一些酒店和旅馆业者等面对住宿入住率下滑40% 至60% 的窘境。

打击酒店入住率

尤再迪也是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MITA)主席。他今天与逾40家中小型旅店及经济型酒店业者展开交流会,以收集各造对民宿共享平台及应用程式,对其业务所造成影响的回馈后在记者会说,由于我国目前没有条规管制大马民宿租用平台的应用,造成他们无须面对法定的约束及收费,例如消费税、旅游服务税及商业执照,无形中,其住宿收费较酒店便宜,打击酒店及旅馆业者的入住率。

“整体来说,不少中小型旅店及廉价酒店因民宿租用平台而深感压力。”

尤再迪举例,据“爱彼迎”数据,过去3 年,260 万名大马人在旅游时,是通过“爱彼迎”租用住宿。

他指出,在2016年,64万1200万前来大马观光的旅客是通过“爱彼迎”租用住宿,而去年有关数据却剧增152%至130 万人。

“我们除了关注上升的数据,也要商议设定管制条规。”

尤再迪说,大马的民宿租用平台不受法律约束,换言之,不需要申请大马公司委员会或地方政府的营业执照,没有缴付消费税,居住环境也可能无法遵守安全规格。

拟法保障各造利益

他强调,他们不是抗拒或不欢迎民宿租用平台,毕竟这是环境所趋,但建议大城市的地方政府,例如吉隆坡市政厅拟定指南,或者短期租用条款,保障各造利益。

他提到其他国家有制定法律来管制民宿租用平台,因此他们将会向这些国家取经,以便向我国执法当局提出建议,应用在我国的民宿租用平台上。

“据知,国外的‘爱彼迎’乐意与执法机构商议设定管制条规,相信我国的也会如此。”

他强调,他们其中关注的是民宿租用平台提供的住宿是否符合安全及保安措施,住客是否获得保险保障。“我国在严厉打击恐怖分子时,有关住客身分也是关注的一环。”

外籍人搞民宿没缴税  梁沛根:影响国家收入

马来西亚中小型旅店协会(MYBHA )会长梁沛根说,旅馆或酒店业者征收的住宿费包含各种开销,相对来说,民宿租用平台则没有,造使住宿费较贵,而难以竞争。

他透露,早前执法当局检举吉隆坡武吉免登一家以外籍人士经营的20个单位的豪华民宿,据他所知,也有一名印尼籍女士购买40个住家单位经营民宿。

他说,由于这些外籍人没有缴税,甚至也不用向当局申请各类的执照,这无形中将会影响国家收入,甚至货币外流。

他提到5 年前,只有4%我国观光客是“未知住宿地点”,但目前此数据已增加到10%。

在场者计有大马印裔旅游公会主席拿督塔佳威鲁、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委员拿督诺查丽哈、大马生产力机构旅游生产力核心项目经理哈菲莎、Marina Sanctuary Resort私人有限公司企业发展董事陈梅仙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