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快意莫忘形/黄圣铭

“水可载舟 亦可覆舟”,说明了水有两面性。当你快意的在水面行舟,欣赏着美景,听着两岸猿声,好不惬意时,莫以为一切理所当然;下一时刻,可能风云骤变,暴風疾雨,浪涛汹涌,使舟覆人翻。

人民也有两面性,不会长久温驯可欺。这一回让你当选做官享尊贵或富贵,若你不珍惜,旷职渎职,下一回,人民会让你变回原形。

民主行动党经过两届大选的顺风顺水,候选人当选不费吹灰之力,因此显得有些忘形。忘形之一是不把敌对阵营马华放在眼里,言语轻蔑,一派“纳兹里”作风。

不过,士别三日,现在的马华未必是过去刻板印象中的马华,至少在网络舆论上已不再处于挨打状态,有几位领袖也不是省油的灯,论战时有备而来,槟州首长林冠英也讨不到便宜,甚至处于下风,如海底隧道之争。

与马哈迪结盟漠视华社

行动党领袖忘形的表现之二是漠视华社的感受,与不受华社欢迎,推行土著至上政策的右派马哈迪结盟。

行动党领袖认为凭其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说服华裔选民投票给要建立回教国的伊斯兰党,当然也可以说服华裔选民支持自己跟马哈迪结盟,继续投票给自己,也投给土团党。

行动党显然认定因马哈迪因素不会使华裔选票流失多少,相反却能赢得更多马来选票,以便彻底“剿灭”马华,赢得比上届更多议席,创造历史。

马哈迪是华社肉中刺,挨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拔出,如今会自己再刺回去受苦吗?帮巫统失势右派复辟叫救国吗?

没抨纳兹里护郭老尊严

行动党忘形之三的表现是在纳兹里对郭老恶言恶语时,没有第一时间抨击纳兹里,维护郭老和华社尊严,而是失焦的笼统的批评巫统,酸马华。面对傲慢的纳兹里,行动党领袖的敢怒敢言风格隐匿起来。

行动党忘形之四是自称代表全民,不是代表华社。行动党竞选的议席多在华人区,获得的委托主要来自华裔选民,然而却自称不代表华社而代表全民。如此一来,华社面对的问题就要用全民的视角去检视,其结果就会淡化其迫切性和重要性。就像郭鹤年事件,华社哗然,马来社会不当一回事,用全民角度看,也就没有反应激烈(如召开记者会反击纳兹里)的必要了。

这届大选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巫统两个派系之争。以马哈迪为首的右派想要复辟,重夺国家政权,推行更土著化政策和亲日美外交路线;而以纳吉为首的巫统主流派想保住政权,延续现有较开放的政策以及亲中外交路线。行动党和马华各事其主而已,并非是大选的主角,华裔选民的票无法主宰国家的基本方向,但巧妙的投票方式(如选人不选党,让朝野有足够的华裔代表),则有助于维持国家的多元、和谐及中庸。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