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战博弈/叶得利

美国钢铝关税政策风波依然在发酵。市场人士讨论最多的是,哪一国会先发动对美国真枪实弹的贸易战?

至今各国钢铁制造商普遍都说,此关税壁垒对钢铁价格的影响不大。有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进口钢铁量达3600万吨,其中加拿大、巴西和韩国是主要的供应国。

但是美国的这个进口量,占去年全球钢铁市场贸易总量的4.73亿吨,还不到8%的份额。当中估计会有一些钢铝产品被挡在美国市场之外,数量可能会达到数百万吨至上千万吨左右,这相当于年度钢铁贸易量的数个百分比而已。

如今美国的贸易关税壁垒和未来可能引发的贸易战,已经促使中国、欧盟和亚洲等贸易伙伴感到困惑。

中国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之一,可以选择不在贸易问题上周旋,而是用脚投票,减持美国国债作为报复,甚至提高美国企业在中国设厂投资的门槛,这样,美国与各国的贸易战就会延伸至金融市场,产生一种恶性循环。

经济总体向好

按照特朗普政府对于其关税政策的辩护,主要是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但是,若撇开美国财政和贸易赤字的压力,如今美国内需经济总体而言还是较好的。

目前美国就业依然持续增长,税改政策、薪资增长、能源商品也逐渐摆脱低迷状况,内需经济仍然稳健。

长期内,美国税改政策对拉动美国消费和投资增长,以及通货膨胀的逐步攀升,美联储应该会在今年内持续采取循序渐进的升息政策。

值得投资者们警惕的是,今年美联储的加息步伐可能加快,以及美国市场也会持续波动,这可能会推升亚洲股市的波动和一些企业的再融资压力。

同时,美国的贸易关税壁垒政策,也可能增加通胀压力,进而可能提高美联储额外升息的机率,对金融市场将产生一些负面冲击。

例如,数据显示中国外债融资规模,自2014年6月以来已快速上升。截至2017年3季度末,中国外债余额达到1.6兆美元(约6.24兆令吉),较2014年增加了90%或8800亿美元(约3.43兆令吉),其中,短期债务增加4000亿美元(约1.56兆令吉)。

或引发系统风险

随着美联储进一步加息,中国和亚洲地区的企业偿债成本将上升。

但实际上,数据显示美国国债目前的需求依然挺稳,仍然还不惧来自贸易方面的冲击。去年美元总体贬值了约10%,创下2003年以来的最大跌幅,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殖利率,自从去年9月以来,累计涨幅已超过80个基点。

最近几周,外国投资者也吸纳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债券。因此,如今相对便宜的美元,碰上美国国债殖利率的吸引力,将促使外国机构投资者在今年内购买更多美国国债。

值得投资者们关注的是,美国金融市场是否已在某些行业,出现显著的资产泡沫风险。若有的话,这些风险是属于可以被化解的行业“非系统性风险”,还是属于与特朗普政策和地缘政治有关、难以被化解的“系统性风险”,是值得投资者们加以分析的。

若按照目前特朗普政府引发的各种局势不安元素,例如美国钢铝贸易关税壁垒,以及美朝之间的不确定性,都将引发蔓延国际市场波动的长期系统性风险。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