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注册应选前解决/官泰发

随着第14届全国大选迫在眉睫,凡是有意上阵的人,都应会在所剩无几的日子里争出位及争上阵。

或许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过去一段日子,看到有人卯足全力拍微电影,有人通过入党争上阵,有人通过推特表心声。简言之,这就是政坛的游戏规则——会吵的孩子有糖吃。

平心而论,首相署前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其实不必羡慕净选盟2.0前主席玛丽亚陈及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前总执行长旺赛夫,因为在充满波诡云谲的氛围下,两人最终是否如愿以偿获得上阵,始终是个大问号;反之,现在没有获得献议,并不代表未来不会获得献议,再益何必哀叹?

看到玛丽亚陈而不是安比嘉选择从政,心中确有几分感慨,如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想通过从政之路推动选举改革,肯定也不会像通过街头游行冲撞既有体制般恣意。

2人与“四君子”类似

玛丽亚陈与旺赛夫的处境,其实与1980年代高举纠正论加入国阵的“四君子”有点类似,最终势必将留下一个究竟谁纠正了谁的争议。换言之,清流之辈选择从政真的需要几分勇气,因为只要有半点差池,一世英名尽毁。

大家都争着想上阵,而不是走上街头,确实是一个正面的发展。事实上,如果一个民主制度的设计与运作,最终容许有志之士通过从政方式解决社会的不公不义,则有关社会也没有空间可让推动“公民不服从”运动的组织存在。

有鉴于此,在看到社团注册局最近几年的处事方式后,个人除了不得不质疑该局究竟有无坚守事务官务必抱持行政中立的精神外,也理解公民不服从运动持续存在的原因。

幸好注册局不负责救火

首先,自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会重选事件从2013年闹到2018年的情况,个人真不知道社团注册局全体官员是不是每天都真的很忙碌,因此才会让一个简单的重选事件,拖到不懂何年何月。老实说,如果人手不足,总监理应要求增聘职员,而不是要人一再追问进度。

其次,希盟注册及土著团结党是否违反社团法令事件的处理方式,再次让人看到社团注册局的低效率。个人认为一个组织有无抵触法令,应是极为明确的事情,根本无需经年累月的公文往来。目睹这种情况,我只能说幸好社团注册局只是负责社团注册的工作,而不是负责救火。

暂且不管造成社团注册局效率不彰的原因,惟该局理应明白捍卫现有体制合法性的重要性。诚如上届全国大选结果显示,尽管国阵普选票少过反对阵线,但基于整个选举制度还具备一定的合法性,广大选民最终也愿意接受选举结果。

简言之,为了确保选民各种各样的意愿能通过正确管道表达,以及确保国内政治发展继续处于正确轨道上,社团注册局理应快马加鞭,在全国大选前明确解决希盟注册问题。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