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
南洋点藏展

大马70年代恙虫病纪念防疫邮票。

台湾大学校史馆川流厅近期推出“南洋点藏展”,让我们可以管窥日本殖民时期在帝国大学(台湾大学前身)以来有关东南亚与大洋洲的典藏品,由于“南洋”的标题,吸引了笔者的注意。

  展品中有1919年平濑介馆(贝类博物馆)关闭后送来台北帝大的部分螺贝类标本;细川隆英于1937年采集自太平洋亚浦岛的加若林露兜树果实,大马海岸也有相似种。帝国大学于1939年设立热带医学研究所,1943年设立南方人文研究所及南方资源科学研究所,台大博物馆群的部分典藏即源于此。

  昆虫系列的展出是我所侧目的主题之一,因为喜爱自然生态的笔者,可以透过展览,吸收前人研究昆虫的成果,再上层楼。可惜展出的昆虫标本大部分没有进行科属鉴定,笔者推断有:竹节虫、叶脩、吉丁虫、天牛、金龟子、锹形虫、步行虫、金花虫、蜡蝉、椿象、缘椿象等,这些都是台大大马校友罗四维在1998年8月,为昆虫分类学课程所采集,地点还包括泰国清迈,比手掌大的竹节虫及提琴步行虫,即采集自大马的金马仑。

  琥珀昆虫、蜘蛛、植物标本等,来自缅甸克钦邦。电影《侏罗纪公园》,不就是由琥珀中的蚊子叮吸的血液中分解出恐龙DNA,并复育出恐龙世界,这样的想像,在地处热带的大马应该还有许多素材可供应用。

罗四维1998年采集的昆虫标本。

宝贵资讯

  大洋洲民族文物的采集,人类学者提醒:“研究别人”,“必须避开上对下的理解、避开帝国之眼的研究。”笔者认为,对于昆虫或世间万物的理解与研究,也理应如此。其中,医疗卫生的展品,还搜集了一张大马1975年医药防治机构有关恙螨及宿主老鼠传染的恙虫病防疫的纪念邮票,图绘了注射及服用氯霉素(抗生素)的治疗法。

  展出的老地图中,意外发现当日“航空路”分为“英囯会社”(英国)、“佛囯会社”(法国)、“米囯会社”(美国)、“和兰会社”(荷兰)4种;“航(海)路”则分为“日本船”、“南洋厅离岛间”、“外国船”。“南洋厅”是1922年日本根据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所订《凡尔赛条约》取得托管的南洋群岛上所设置的行政机关,1945年因战败而废止。其中,“日本船”分4种:“日本邮船”、“大坂商船”、“南洋海运”、“国际汽船”。

由此可以推知,这段期间由中国沿岸下南洋经商或当苦力的华工,“南洋海运”应是主要的运输选择。这个资料补足了客家山歌等文献只记载到登船口与上岸码头之外的客船宝贵资讯。

  地图中也绘出并标示了“英领马来”之外,其他澳洲、“兰领印度”(印尼)以西的所罗门群岛、大溪地等近20个“南洋厅”所管辖的群岛,由于与大马较无直接关联,有兴趣者可以在9月底前旅台时安排亲赴现场参观,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