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保转移传承风险/张晋雄

家族企业在刺激新兴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与就业机会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宜家。

在大马,人们对家族企业的研究日益普及化,几乎无处不在,早前有多项研究专注于影响家族企业表现的因素。

然而,对于家族企业的传承规划课题,尤其是家族企业第二代或第三代的传承课题与经验分享,则未被广泛探讨。

过去研究显示,家族企业在刺激新兴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与就业机会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举例,著名的跨国家具业者宜家,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由一个家族创办,并仍由有关家族经营。

这类家族企业持续主宰全球大部分经济体,而且,尽管受研究的频率不高,却依然是全球企业家的主流力量之一,且是跨越族群,各族都有表现出色的家族企业。

在大马,这样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信手拈来的例子,就包括Adabi、Ramly、Takaso Rubber、Olive及丰隆集团。

后者更是一个年营业额逾10亿美元(约39亿令吉)的跨国大集团(Norlela,2007)(备注)。

在吉兰丹这个以拥有许多中小企业与家族企业著称的州属,霸级市场业者迈丁莫哈末控股有限公司,经常被列为最成功的家族企业。

一般上,我们把传承规划,定义为企业为未来接班人做好拥有权传承的一个过程。事实上,许多时候,它是在东主拟淡出家族事业而进行传承规划,而非让生意进一步发扬光大。

进行这项拥有权转让的用意,当然是要将生意传承给任何家族成员,好过让它关门大吉或完全退出有关行业。

传承失败归咎融资

因此,生意传承规划大体上被视为是以个别企业案例进行的特别企划,然而,我们看到很多生意传承规划失败,主因归咎于融资问题,而很多时候,如果事先有妥当安排,这其实是可以避免及可以管理的。

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我将着重于探讨“融资管道企划及替代方案的重要性,以将组织尤其是家族经营中小企业传承规划顺利进行,将各种风险与干扰降至最低点” 的课题。

拟定传承者附加值

对大部分的家族企业来说,创办人或现有掌舵人不愿去省思生意传承的问题,因为他们担心失去权力与地位。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当企业从第二代传承给第三代时,公司开始执行涉及两代的正式传承与接手计划,但大部分案例中,传承者仍牢牢掌控企业中最重要的职务,“从公司办公桌到银行柜台”,包括在供应商眼中的信用直到顾客心中的忠实度,几乎都由他亲力亲为、一手包办。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拟订的传承规划,不仅是涉及接班人的领导能力,也包含传承者退位过程中的信用度与时间因素的附加价值。

无论如何,通过商业保险规划作为融资管道,往往是一个理想的融资途径。

谈到人寿保险,一些不确定因素的用词,例如死亡、残障或严重疾病,经常会马上浮现在我们的脑海中,而大部分人却不愿聆听或面对。

但事实终归事实,我们还是得面对它。

大马10大死亡主因

1.冠状动脉心脏疾病

2.中风

3.呼吸系统疾病(肺炎、哮喘、支气管炎、气肿)。

4.公路交通意外。

5.癌症(最常见的癌症:乳癌、结肠癌、肺癌、子宫颈癌、鼻咽癌)

6.高血压

7.肾功能衰竭。(风险来自:糖尿病、血压高、心脏病、抽烟、痴肥、癌症)

8.肝衰竭

9.传染与寄生疾病( A型肝炎、E型肝炎、结核疾病、流感及虐疾)

资料来源:卫生部

许多企业传承规划直接或间接受到上述10大死亡因素的严重影响,更糟的是,上述疾病是非常突发性的。

因此,寿险是值得发掘的一个融资管道,并作为加强企业传承企划有效性的工具。

其中一个加强企业传承企划有效性的做法,就是将组织尤其是家族经营中小企业传承规划顺利进行,将各种风险与干扰降至最低点的课题。

这里附上“预先应对及无预先应对方案下的死亡”列表,供大家更容易参考:

优先储备应急金

谈到上述各大主要因素,我必须提出一个切实案例。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是发生在城中一名非常成功的传统家族生意(杂货商)身上。

这名白手兴家的商家凭着自己的努力与才干,成功取得多家著名品牌的代理权,过去20年来在其英明领导下,有关业务顺利的扩展。

不过,花无百日红,一场足以致命的血癌,夺走了他毕生的心血。束手无策下,他唯有忍痛放弃得来不易的代理权,并以远低于市价的价位脱售其生意。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之前已进行了一些特别企划的融资管道,以应对这次过渡时期,我坚信,结果将远比现在好,至少其生意的转手价码会是一个合理价位,而非被迫远低于市价抛售,继承人也有较多时间去处理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

我们都知道,原有业者在一个组织扮演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尤其是中小企业或家族生意,任何主要股东(尤其是创办人)的离世,肯定将影响企业日常营运,尤其是公司的赚幅、信用度与商誉等。

毫无疑问的,管理良好的企业组织通常拥有强稳的应急或储备金,以备突如其来的不时之需。

优先追求高盈利

然而,大部分企业却经常犯下疏忽,或从未把它列为公司优先事务的错误。

他们会优先考虑生意的营收,追求更高的盈利及削减营运成本。

若他们的账目把商业或人寿保险的保费当成一项成本(现金流出),而非一项资产,那该如何是好?

我要在此重申,既然公司已准备一笔资金应急,你不认为透过“投保转移风险”是一项提高公司储备金的良策?

你可透过以下商业保险企划的常见需求,拨出一些资金来投保。

5%融资供完整解决方案

总的来说,我们需明确了解,寿险在企业传承企划的融资上所扮演的角色,尤其是家族企业更要特别留意这点。

在成本控制的考量上(5%的融资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它是最务实的工具,为家属创造商业价值与资本,并在某些情况下取回部分已损失的盈利。

就让我们在这个新时代以新思维来管理我们的业务,好好了解寿险作为商业企划工具的角色,并加强未来的生意传承企划。

备注:

亚洲管理学术与大马理科大学出版社,2015年家族企业传承企划;释放商业表现的主要元素大马卫生部2015年大马10大死亡因素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