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早点大选?/南洋社论

何时大选?大家关注这问题,但大家或许不自觉,牵动思绪的最大关键依然是经济。

正因为生活拮据,连“灵感”也上不来,回想上届也是5年任期将届才举行大选。显然,10年民生经济纵然没恶化,也没认真好起来。“灵感”这码事儿,说穿了不外经济差强人意。

周一,国家元首为国会开幕致词时提到对人民生活开销高涨的关注。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提出了他无可避免的方案——提高消费税。下届政府2021至2025年期间,消费税将增至9%。

新加坡讨论了很多方案,最终发现应对不断增加的开销,宁增税也不轻易动用老本。

国家有钱,但新加坡不会动用,还要增加储备。反观国债民债不断上升的大马,大选后会不会提高消费税?

今天部长说,出国旅游人数不断增长,回顾前年是海外消费460亿。但旅行是闲钱的事,尤其是出国花费,自是高收入群(T20)的玩意儿。

大马评级公司预测,今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3%,比去年5.9%的增幅稍微放缓。大马评级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诺查西迪认为,若今年经济增长超越5.5%,国行下半年可能再升息25个基点。

大马评级公司表示,受油价和经济增长拉抬,马币兑美元今年预料游走于3.80至3.90之间,倘若美国加速升息而引发资金出走,则可能挫约5%、6%至4.15到4.20价位。

当利率增,马币回退时,中产与低收入群会有多深远的影响?

路透月度企业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日本公司没计划在未来几个月的年度工资谈判中提高员工的基本工资,这对呼吁加薪3%以刺激经济复苏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该国主要商业游说集团来说是一次挫败。

当日本和新加坡严阵以待未来经济变数时,面向大选的我国,花红与加薪率普遍不理想,甚至多年追不上通胀,今年小贩却起价10%,慢点大选或许不是坏事。

世界银行指出,加薪幅度跟不上通胀的情况下,经对城市的贫穷家庭造成最大冲击,大部分开销主要花费在购买物品及服务。

穆迪报告称,大马仍面对庞大债务的挑战——尤其是家庭债务方面。这已不是减少开支或节约就能解决的问题,更不要忘记的是连带负债的压力正不断扩大时,当债都拖了,大选日期也就心照不宣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