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撒哈拉
走进天方夜谭摩洛哥

来到这里,没遇見迷路的B612小王子,但看到了满天星斗,好怀念撒哈拉沙漠……

有一片地方,他叫摩洛哥,那里有片沙漠叫撒哈拉。而撒哈拉就位于马拉喀什(Marrakech)和非斯(Fez)之间,如果想进入沙漠,都会选择从这两个城市进出。

10月的夏末初秋,我们选择了从马拉喀什进入,逆时针游走摩洛哥。

从这里开始,红色之城马拉喀什。

抵达马拉喀什已是傍晚,住宿Riad就在古城区。德士司机停我们在杰马夫纳(Jamaa El Fna)广场。我们在谷歌地图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走在小巷里。也许这里很少亚洲女生,一路都被好奇的目光尾随,然后不断听到有人说“konnichiwa”和“你好”向我们打招呼。

飞来摩洛哥之前,阅了一些攻略,都是说摩洛哥的骗子很多很多。所以一抵达这里,基本上都在警惕自己要小心,别信陌生人,谁知还是难逃被索钱。

终于,提心吊胆的我们还是顺利的在“迷宫”里找到了。

经过托德峡谷(Toudra)就能进入撒哈拉的腹地,峡谷中有多条小溪,它们被称为摩洛哥的生命之泉。

穿梭在土红色世界

10月30度的阳光。

马拉喀什的建筑物基本上都是同一个色调——土红色。城市内几乎所有建筑均采用土红色的岩石垒砌而成,因此被誉为“红色之城”。

其著名景点就在古城区。位于老城的杰马夫纳广场,于2001年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杰马夫纳广场白天有舞蛇的表演,唢呐响彻整个广场。晚上更是游人如织,有金发碧眼的欧州客,更有成群的摩洛哥当地人。

空气中,阿拉伯唢呐声、商贩的叫卖、看客的嘈杂,夜市的灯光,映衬着烤肉的浓烟和火光,还有阵阵的肉香,几乎分不清自己在哪个世界,仿佛翻开了天方夜谭,掉进了书里。

远远的,一座光秃秃的山崖旁雄峙着一座红褐色的古堡,层层叠叠,依山而筑,古堡前是一条流淌着红色泥浆水的河谷,后面,则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大漠。

 

精美绝伦神学院

而你也需要有足够的方向感,穿过错综复杂的商铺老街,就会看到本尤素夫神学院(Ben Youssef Madrasa)!

这座建于14世纪的学校,是北非最大神学院之一,130多间学生宿舍,庭院的装潢非常考究,采用黑松木和大理石建造。1960年关闭,并在1982对外开放参观。

本尤索夫神学院入门处写着“You who enter my door, may your highest hope be exceeded”,神学院结合了安达卢西亚和阿拉伯风格,建筑构造极为对称,奢华的雕花与马赛克也无不展现宗教在阿拉伯历史上的神圣地位。

城堡里售卖各式各样的纪念品。

最美古村落

我们在马拉客什住了两晚,来去匆匆,接下来就一路向东往撒哈拉沙漠去。

5个小时车程,终于来到了坐落在阿特拉斯山脉南麓的本·哈杜村。海拔1500米——本·哈杜村(Ait Ben haddou)是摩洛哥柏柏尔人最具代表性的古村落,是一座中世纪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古城堡,也被誉为“摩洛哥最美的古村落”。

远远的,一座光秃秃的山崖旁雄峙着一座红褐色的古堡,层层迭迭,依山而筑,古堡前是一条流淌着红色泥浆水的河谷,后方则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大漠。这里带着一种撒哈拉特有的荒芜苍凉的美感。

据说它修建于12世纪,那正是柏柏尔人穆瓦希德王朝的鼎盛时期——在阿特拉斯山脉的北面,他们夺取马拉喀什后一直打到伊比利亚半岛,几乎占领了大半个西班牙,而在阿特拉斯山脉的南面,则控制着整个西撒哈拉——这座古堡,也许就是当年为“守护穿越撒哈拉大沙漠的重要商路”而修建的。

此外,这里也拍了20多部电影,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本·哈杜村,被誉为“摩洛哥最美的古村落”。

柏柏尔人的村落。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出门看世界不一定要看花、看海。有时候难忘的风景都是在路上……

从马拉喀什前往撒哈拉沙漠需要翻越阿特拉斯山脉。

阿特拉斯山脉(Atlas Mt.)位于非洲西北部,长2400公里,横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三国,属于阿尔卑斯山系的一部分,是非洲最广大的褶皱断裂山地区,呈南北向横跨整个摩洛哥,它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将广袤的撒哈拉沙漠与海洋截然分开。阿特拉斯山脉梦幻般、光突突的粉色花岗岩峰峦,勾勒出蜿蜒的峡谷和陡峭的悬崖,宛如一幅壮美的风景画。

来到撒哈拉,骑乘沙漠之舟跋涉于沙丘之上,登高望远观日落日出,简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雪山到绿洲的变化

山谷中,偶尔也会有一片富饶的绿洲点缀其中,成群成簇的褐土土房屋,掩映在绿色的林木中,那便是柏柏尔人的村落,尽管条件十分的恶劣和艰苦,但是柏柏尔人在阿特拉斯山定居的历史却是相当的悠久。

柏柏尔人是北非中一个古老民族,在摩洛哥大约有60%的柏柏尔人,他们即保留着自己的语言、传统和信仰,与此同时也接受一定程度的回教,但很多柏柏尔人却始终没有走出过阿特拉斯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据说这传统小村落有数百人居住,村民靠务农养牲口织布过日子。

从马拉喀什走进沙漠,途中还能看到地貌从雪山到隔壁再到绿洲的变化,幽深的峡谷也是撒哈拉的一大美景。经托德峡谷(Toudra)能进入撒哈拉的腹地,峡谷中有多条小溪,它们被称为摩洛哥的生命之泉。

托德峡谷附近有个玫瑰谷,每年5月玫瑰会在沙漠中绽放开来。而另一座达德峡谷就九曲十八弯了,山路虽惊险,但周围的绿洲和戈壁让人留恋万分。

思念成沙如漠

村庄梅尔祖卡(Merzouga)是进入撒哈拉的入口,沙漠帐篷也集中在此,坐落在沙丘之间。

该村以接近撒哈拉沙漠最高的Erg Chebbi沙丘而著名,日出日落时分这里最为漂亮,因为太阳会把沙丘染成红色的。

10月份的沙漠,不太热不太冷。抵达梅尔祖卡时,已是傍晚。

我们会在这里住两晚,一晚住在沙漠中的帐篷里,一晚住在沙漠边的酒店。

骑骆驼是撒哈拉之旅的小亮点。原来骆驼并不是在沙漠里骑着看风景,主要功能是连接了沙漠边际和沙漠营地的距离。

坐上骆驼,最紧张的莫过于骆驼站起来及坐下时,一层楼高的骆驼站起来或坐下时,都是先前两脚动后在换后两脚……因此每一此一动就像大地震般,双手不用力抓紧前面,应该会一股脑的就翻下来了……就像是大浪来袭般颠簸。呵呵!

骆驼很温顺,但走路不太稳,其实坐在上面并没有很享受。但的确是会有一种古老的穿越感,有点寂寞,又有些浪漫。

这一晚,住在沙漠边的酒店。从房间窗口望出,就是这样的景色。

躺在沙丘仰望银河

沙丘看着海拔不高,其实爬坡难度极高,每走一步都会往下再陷半步,折腾了半天才爬上顶端。在沙丘上看到的壮美景色让我第一次体会“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到底是什么感受。

夜晚的沙漠生活更是另一种滋味,更野性更原始。柏柏尔人在帐篷外生一堆火,然后一大伙就躺在沙丘上仰望银河。

在那静谧的夜晚抬头看那满天的繁星、恢宏的银河、清晰的北斗,令人心动。到处都是闪烁的星星,眼前就像是铺开了一大片洒满了碎钻的黑色绒布。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带着三毛笔下撒哈拉的浪漫经历,走进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当撒哈拉沙漠就在脚下时,无法只用美美美去形容眼前所见,但也无法停止,从嘴里说美这个词。

下期预告:邂逅舍夫沙万,迷失在蓝色时光里!

报道/摄影·黄琳琳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