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的B计划/南洋社论

如果注册申请无法在大选前获得批准,希望联盟4党将推出“B计划”,让候选人全部用其中一个政党的旗帜上阵。

事态最后的演变果真如此的话,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哪一个政党的标志更适合暂时“顶替”希盟的位置?



诚信党在希盟是老幺,没有话语权;行动党虽名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华人色彩太重;剩下就是在公正党和土团党之间二选一。

希盟选择公正党党徽出征第14届全国大选最符合逻辑,因为希盟的前身民联,是由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一手催生,如今希盟有难,公正党挺身而出乃“实至名归”。

不过,政治不会凡事皆理所当然,以马哈迪现为希盟大当家的态势,其必将致力促使土团党的大红花标志可在来届大选随风飘扬。

马哈迪叱咤政坛数十载,深谙政治现实不进则退的道理,就比如说土团党虽是希盟的后来者,马哈迪却能“后来居上”,迅速掌握大权,成为希盟第一发言人。



只不过,土团党要暂代希盟,却存在一大隐忧,即这个政党是纯马来人政党,种族色彩过于浓厚。

纯马来人政党可否派遣非马来候选人出战大选,在法律和情理上皆有问号,就算没有问题,土团党所散发的浓厚种族色彩,是否会对希盟候选人有所不利,这个反对党联盟也必须思虑再三。

再深一层想,当希盟候选人全在一个成员党的名义下上阵,一旦胜出,中选的议员在该时间点上,就必须受到有关政党的章程所约束,换言之,有关政党的党魁至少掌握了在那个时段发号施令的权力。

政治是权力的游戏,如何掌握实权是一门大学问,马哈迪在希盟的表现是最现成的例子。

希盟要是成功改朝换代,其最高领导人就是政府及全体人民的命运掌控者,由于兹事体大,希盟必须从长计议,以找出一个万全之策;而要是“B计划”不行,马哈迪曾经说过,其脑海里还有“C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