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城市空间数据指标/大马安邦智库

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尔维诺(Italo Calvino)在其著作《看不见的城市》(Le CittàInvisibili),想象了马可波罗与忽必烈关于城市的对话:“城市犹如梦境:凡可以想像的东西都可以梦见,但是,即使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幅谜画,其中隐藏着欲望,或着隐藏着反面的恐惧,像梦一样。城市也由欲望和恐惧造成。尽管二者之间只有秘密的交流、荒谬的规律和虚假的比例,尽管每种事物隐藏着另一种事物”。

建构一座城市的,并不只是砖块、钢铁,还有梦想、欲望。在19世纪初欧洲的工业革命火红之时,全世界仍然只有一小部分人口居住在城市。千年依赖,人类文明主要依赖这农村和农业,但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劳动力涌入工厂,城镇化进程也随着加快。

在这样的迅速发展的世界,应该怎么样框定与衡量呢?中国安邦智库(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提出,衡量一个城市的发展状况,从空间、社会、产业三者的大系统关系出发,可以导出极富参考价值、极富系统约束力的关键数据指标加以衡量。

在这三者的大系统之下,一个城市最最基本的数据体系构成,应该涵盖几个重要的数据指标,包括人口、容积率、建筑、GDP增长率、房价增长率、交通里程、以及森林覆盖率;这七大块较能有效反映出一个城市的宜居、生态、产业、成本和空间形态,并在系统化研究之下,建构理想城市模型。

在人口方面,城市或分区的人口容量以中等规模为理想状态。有的学者认为城市应该装载更多的人口,但事实上城市可以无极限的装入更多人口的观点并非正确的,因为城市人口需要与其他事物保持平衡状态。

建筑高度密度须受控

另一方面,建筑的高度、密度等必须受控,顾及环境、经济、社会效应的因素,城市生态以及可持续发展才会处于健康轨道,才能打造出宜居的环境。

至于GDP ,增长率过快或过慢,都会损伤城市竞争力,必须在适当范围方面。同样的,房价应该保持理性的升值,贬值以及过快的升值,将会损伤城市的竞争力、影响居民收入和产业发展,或造成民众买不起房子的情况,不仅对城市,对整个国家而言都有极不良影响。

在交通方面,路网应该在 40分钟以内从城市中心到城市边缘,或分区与分区之间的交通通勤时间。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应该有妥善的交通铰接路线,以及准时的交通系统。最后,森林覆盖率应该在 40%以上。城市森林是城市生态的关键,它具有隔离降温的作用,也是城市是否宜居的关键。

事实上,许多城市仍然未在这七个领域达标,而相信这也是不少居住在亚洲,包括马来西亚的城市人所面对的。高昂的房价、有极大改善空间的交通系统、拥挤畸形发展的房地产业、缺乏生态与城市空间的平衡等,仍然影响着世界上不少居住在城市地区的人们。

要在这七个领域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看起来像是乌托邦梦境,但并非不可行,不过却需要城市研究学者的努力,将理想转换成现实。

陈功就曾指出:“城市都是一个有机体,就像人的身体一样,它会成长和发育,会发生改变。城市只有能够适应这种有机演变,避免机械主义的影响,才能谈得上效率,才能谈得上城市发展水平”。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