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欢喜有挑战
——主席国任务繁重/游枝

新加坡今年当东盟组织的轮值主席国,有欢喜亦有挑战。

欢喜的,是至少这一年内可以当起中国美国二大强权国家的中间协调。不过,年内的东盟国家的马来西亚、柬埔寨、泰国都面对国政选举,不论现时政权是否险中胜出又或者民意推翻传统势力,出现新的具民意基础的新局面,作为区域组织的当家国,新加坡都得与过去东盟主席国有不一样的成绩表现。

上一年度的主席国菲律宾,由于新任总统杜特蒂是个外交“初哥”,又未能跟东盟成员国建立互信互敬的深层关系,更无法赢得国际间的好感,当了一年的主席国,南海问题为自己的方便而忽略东盟团结的整体利益,缅甸罗兴亚族处境又含糊带过,成绩可以说在预期之下。

当菲律宾主持东盟首脑峰会期间,成员国及国际已经将期望寄托新加坡了。

小国外交大成就

新加坡,在中、美地盘争夺的角力中,处于微妙的局面,国民当中,华人占四分三的大多数,被视为华人国家却不亲中,安全防卫方面清楚的表现出信任美国。

但是,中国对东盟投资最大笔是投入新加坡,经济方面,新加坡又跟中国处得十分投契,国际间不得不服了新加坡,能在中国与美国之间圆滑生存。

每年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真正的主题是亚太防卫论坛,几乎都是中、美连场骂战,中、美双方都派重量级人物赴会,很多时候,都在唇枪舌剑的对阵中把本来要隐藏的心意说了出来,这是新加坡外交成就的实例。

由于新加坡的巧妙应对,小小的新加坡,能在大大的中、美超强国之间左右逢源。今年,新加坡担任东盟主席国,如何应对南海争执、罗兴亚族处境及促进已经松散的东盟再团结,就看新加坡的外交功夫了。

新中关系新常态

近年,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发生的外交争执表面似乎比较缓和,其实并未得到解决。新加坡有新加坡的原则要坚持,中国有中国利益要守,多少削弱新加坡多年来在中、美两国关系扮演的中间人角色,新加坡仍然是东盟区域内中、美之间的仲裁者,还未有第二个东盟国家可以取代。

新加坡的外交立场,一直是主张东盟团结一致,当上东盟轮值主席国,考验新加坡究竟可以在团结的大目标上达到什么程度。

尤其是南海问题,经济上有求于中国的多个东盟国家,看钱份上,过去几年就不愿意团结一致,导致南海争执始终处于拉锯、式状况,连一份“守则”都订不出来。

当然,新加坡政府已经体会到中国对新加坡的策略生变,连中国兴建的马六甲皇京港,中国学者锺灵山就毫不隐瞒地说,皇京港可取代新加坡;中国现出的大小动作,提醒了本来就机警的新加坡加速调整对中国的短期与长期政策。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