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需“乱码”闹旺年/杨名万

农历新年小除夕,国家银行亮出美丽经济增长数字的同时,内阁部长却和我国零售业巨擘迈丁(Mydin)杠上,就国内业零售业市况与数字,闹了戊戌旺旺(狗)年。

国行宣布去年第四季经济增长5.9%,内需依然是大功臣,尤其私人界消费继续保持7%增长,促成全年经济5.9%增长率。

美丽数字引起内阁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和国内零售业巨头,迈丁(Mydin)霸级市场董事经理拿督阿米尔阿里迈丁针对零售业状况的争执。

这争执令人对国内需求里的私人界消费数字感到困惑,有“乱码”之感——“旺年”小除夕竟被内需乱码闹一通。

迈丁阴暗面谈话争论

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掌管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这个部门过去曾和迈丁(Mydin)霸级市场合作,经营一马商店,也就因为这官私合作,在人民投诉一马商店,指里面卖的东西并不便宜后,政府高官就频频抨击,关系转僵,合作关系迅速终结,政府已物色新的合作伙伴,一马商店2.0也已开始营业,迈丁和一马商店关系也就告终。

阿米尔阿里迈丁在今年立春后第二天接受英语商业电台访问时,道出身为零售业者,他在去年经济数字看好的时候,面对的却是刚好相反光景。

阿米尔在这访谈中,透露了去年首季零售销量跌1.2%、第三季再跌1.1%,第四季数字还没出来,但是他认为如果有增长,肯定不超过3%。

霸级市场销量比零售业惨,去年首季降4.8%、第三季进一步跌5%,第四季估计会再跌3%至4%左右。

阿米尔的这些数字并不是凭空捏造,除本身业务状况外,还有私人界专业调查支持,本栏去年杪曾经引述私人界大马零售调查行(Retail Group Malaysia)的数字,刚好和迈丁的零售业萎缩数字一致,因此这是真正反映私人界零售业的行业界数字。

零售业的私人界数字和官方数字的差距却非常大。

官私数字差距太大

但是,就零售业来说,这些私人界数字和官方数字的差距却非常大。

撇开国内需求数字不谈,从供应数字角度而言,批发与零售业也是我国服务业当中最大领域,服务业又是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最大领域,因此,这数字牵一发动全身,经济去年能取得接近6%增长,服务业之功不可没,而最后零售业是最前面和最重要的一环。

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每季服务业指数例常报告显示,去年第三季服务业能增长9.2%,第四季再增长8.5%,主要就是靠批发与零售业。

根据这官方数字,我国去年第3季零售业营业额增长12.2%,第4季虽然放缓,但还是依然保持10.4%双位数水平。

这下半年表现远比上半年强,第一季服务业指数只增长6.2%,第二季再增长7%,批发与零售业第一季也同样增长6.2%,第二季再增长7.4%,虽然增长率比下半年偏低,但是,却依然远比私人界稍微萎缩的数字亮丽很多。

物价涨扭曲增长数字

其实,单单审阅统计局数字,也需要小心比较,因为除营业或销售额外,统计局也提供批发与零售量数字,这零售量的增长率却比零售业营业额低。

根据这零售量增长率计算,去年零售量增长9.5%,是自2014年增长9.9%以来最高的增长纪录,但是增长趋势于去年第二季达到11.5%高峰后,第三季放缓至10.4%,最后一季更是放慢至8.3%的仅单位数增长。

如果将零售量和营业额比较,去年第三季为10.4%对12.2%,第四季10.4%对8.3%,反映营业额的增长率比销售量明显加速,第三季加速一成七(17%)或差不多六分之一,而第四季更明显加速两成半(25%),或四分之一。

一言以蔽之,阿米尔阿里迈丁提到的:“商品价格过去五年明显飙升,平均增长14%到15%,”并非无稽之谈。

营业额增长比销售量快,如果不是因为业者牟取暴利,就是因为物价上升太快,当然,也很可能两者都有,只是我国有反暴利法,政府如果严格执法,牟暴利个案应该不会出现。

对症下药纾解通胀

物价反映生活成本,政府高官肯定不希望在大选年看到这数字飙涨,以期推出所谓的特定廉价商店和行业界竞争,政府不如实际面对和检讨那些足以引起物价上涨的措施与政策,以民为先,对症下药,一劳永逸,解决这民生问题。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