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楸浆果红了

去年11月我来到时,它们一串串垂下的淡青色还正处在细小的阶段。我告诉了来村庄度假的业刚大哥,它们撑大些就变奶白色,后来才发现它们原本就是Rowenberries,而非我以为的Sober果实。

两个月后我离开村庄之际,它们已转成了橘红色,一串串的容易吸收过路人的视线。这是早期移自苏格兰的果树。因为思乡,据说它是避邪的浆果,所以移民到这岛屿的人也将它们一起带过来。

这样,故乡才不远,感觉才平和。

一到夏天,树上一串串下垂的殷红浆果,煞是好看。

从淡青到青黄再转入橘红,我看着时间慢慢地趋向殷红。青绿色的果树挂着串串的红果,这样穿透的美,很现代。其实我个人还是喜欢它未转入殷红时候的橘红样貌,很舒服的时段。每年的夏天我都与它们相遇,仿佛老友了,年年见面,感觉年年亲切。

稿于石头空间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