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马华不放弃追查
“林冠英休想善罢甘休”

(吉隆坡13日讯)首相署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指出,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休想马华对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计划的事件善罢甘休。

“在涉及人民利益课题上,不到水落石出的一天,马华都不会轻易放弃追查真相、还原事实,哪怕未必人人都能谅解,也在所不惜。”

魏家祥是针对林冠英表示不会再回应其言论,于今日发文告指出,“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马华坚持以民为本,这是历史赋予马华的使命,也是马华的职责所在。

他说,林冠英与其像鹦鹉学舌那样,不断重复对他所做出的子虚乌有指责,倒不如真正的像一位首席部长,正面回应涉及人民利益和公共利益的课题。

促提出力证正面交锋

他声称,林冠英口口声声指该计划是为了槟城人民,但种种证据显示该计划更倾向于偏袒得标的SPV公司,他们得到110亩的黄金地段、又被批准高密度的使用土地建造百万豪宅、更允许收取30年的过路费,这无疑是在典当人民利益。

“如果真心为人民,林冠英就应该正面的清楚交代,如果他一口咬定我在各种举证下所做出的指控和质问是错误的,那就应该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跟我正面交锋,而不是一直在跟自己的影子打架,再不然就是语无伦次的把我不曾说过的话套在我身上,再摆出一副理直气壮模样,反过来指责我说谎。”

4点反驳林冠英指责

对于林冠英诬蔑他跟国阵撒谎,魏家祥节录他的4点回应:

1. 有佐证提疑点符民主制衡

林冠英说我和国阵指计划涉贪,州政府领袖涉及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酬,但现在又不提贪污了。

我是提出疑点且附上证据佐证,这是民主政治下的制衡和监督精神,总不可能只有贪污才是问题,其他的不当行为却一概不是问题。至于当中有没有贪污舞弊,就交给行动党多位重量级领袖曾经力挺的反贪会去调查,毕竟我的专业和职责并非查案,不由得我去证明犯罪行为。

2. 厘清事件是廖中莱职责所在

林冠英说国阵领袖和我破坏这项计划,廖中莱跟中国铁建见面是滥权和“公报私仇”,以官职谋取政治利益。

如果质问和厘清疑惑就是破坏,就不是人,那么行动党过去每每在国会下议院和各种大小场合的质问,岂不是破坏之王?

再者,中国铁建因被卷入项目的争议并且引发疑虑,避免造成大众对他们手中的其他项目失去信心,而有关项目又属于交通部的工程,因此向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解释。

这在对接管道上没有问题 ,而且,当林冠英一再拿中国铁建的承诺确认书招摇过市,他又怎么可以阻止中国铁建,针对同样扮演承包商的项目工程,向中央政府作出保证?

廖中莱针对社会对于中国铁建负责的项目所产生的疑虑,代中国铁建传达确切资讯,这是向社会释疑,让人民清楚状况和安心,本就是他的职责所在,这又怎会滥用职权?

3. 林冠英食言故再举证

林冠英谎称是我一直在说中国铁建是Zenith Consortium的股东。

从我举证,证明林冠英在《珍珠快讯》2013年3月下旬的那一期,明言中国铁建在内的5家公司组成Zenith Consortium,且因为中国铁建才有特殊项目公司的缴足资本达到45亿令吉,再到林冠英较后四度提到45亿令吉缴足资本一事,结果,林冠英却声称2013年10月签署初步协议以前说过的话,不可做准。

既然连说过的话都可以被他自己当作不算数,那么我唯有再举证,2013年11月29日,林冠英在州议会提呈2014年槟州财政预算案时,直言州政府跟包括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组成的Zenith Consortium签署了协议,组成者难道不是股东吗?

4. 没说过Vertice是主要承包商

林冠英指我提到服装公司是主要承包商及一直指服装公司建造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但服装公司只是投资,并指我之后又承认中国铁建是主要承包商。

首先,我没有说过服装公司Vertice 有限公司是主要承包商,这一点,林冠英肯定无法举证加以证实,我说的是服装公司参与建设;其次,我没有否认过中国铁建是主要承包商,我是说依据林冠英之前的说词,中国铁建也是特殊项目公司股东。

况且,Vertice 有限公司在2017年12月13刊登于《南洋商报》的独家专访中,公司主席拿督再鲁自爆Vertice 有限公司有意承包建设工程,我过后依据他的谈话,通过公司注册局查找有关SPV的最新股东阵容,发现Vertice 有限公司确实入股,才提出质询的。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