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狗拉琴

我小时很想学小提琴(不要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家里长孙,疼我的祖母曾经帮我问过一名小提琴老师,但是我家在郊外,离家太远,不方便来教。当年的马六甲没多少音乐教室,而马六甲人是离城三里就说远的。

长大之后,我到了八打灵生活,自己去“雪兰莪音乐学院”报名学小提琴。买了一个中国制造的小提琴(这把小提琴“养”了十多年后,音质不错,目前不知所踪了)。我的老师是一个老人斑都有了的老老师。当年他真的已经很老了。忘了什么时候,有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他,远远地站着,没有打招呼,因为我忘了他的名字。

对于小提琴,我没有什么宏愿大志,只求能拉一首歌而已,因此跟老老师说:要我学乐理可以,但不要考试升级。

我练小提琴时很“夸张”(同屋的欧慧梅他们都知道)。我练琴时,一定要站在卧室中的垂吊风扇底下,因为我会满身大汗。一面拉,一面汗如雨下(有一回看电影《Broadcast News》,戏中一位名记者,首次坐在台前报告新闻,结果一边念新闻,一边汗滴禁不了地滴下来。我看了只觉“深得我心”)。还有,每一回我拉起提琴,左邻右舍的衰狗,也一定此起彼落,吠个不停。我想,我的琴音之中一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吧?

因此我喜欢在大雨中拉小提琴,一来琴音特别柔和,二来衰狗听不到琴音不会吠,或者它们有吠但是我听不到。

断断续续,我学了好多年小提琴,但水准如何?天知地知我知。当年《南洋商报》美术部有个师兄(同一个老老师)已经练到第七级,他素来知道我有练琴,但不知道我的水准。

有一回师兄突然问我要不要加入“雪兰莪管弦乐团”。我骇然暗笑,急急摆手说不。他不知道我如果不看乐谱,连“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都未必拉得出来。

我还有一个死穴,是没有节奏感。买了个节奏摇摆器,跟着练,它愈摇我愈乱。

我一共跟过4个老师。一个是上面说的“老老师”。停了一段日子,重新练时遇过一个空手道教练、一个印度女子(很性急,一直按着我的手指在小提琴上贴胶纸,定位置),再停一段日子,在美嘉园某音乐学院学琴。教我的是一个小女孩小老师。本来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大?有一回听到学院院长跟她聊天,问她SRP考试后怎样怎样。我的天。过不久小老师开学去了,不再教琴。我忘了什么原因,也不再学小提琴了。

有一天我可能会再学小提琴,不过得要先研究邻居有没有养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