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频】阿兹敏:大选不合作
“我忍伊党很久了!”

阿兹敏认为,雪槟两州政府的表现,足以证明希盟已有能力执政中央。

(莎阿南13日讯)一向来隐忍以行的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首度开腔说:“我忍伊斯兰党很久了!”

阿兹敏也正式表态,他将不会与伊斯兰党在第14 届全国大选合作,并强调雪州目前所有备战大选的部署,都是以希盟为名,他与伊党之间,不曾有过任何的议席分配讨论或秘密协议。

阿兹敏是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坦言,他之所以容忍已宣布和希望联盟断交的伊党,让雪州伊党继续成为州政府一员,是因为伊党州议员是雪州人民所投选的人民代议士,并委托他们与民联(希盟前身)组成雪州政府。

“其实,我已忍了他们很久(I have tolerated them for some times),仁至义尽了,他们(伊党议员)并非我选的,这是人民当年的选择和委托。”

向来在政治上喜怒不形于言表的他在访谈中,一连三次提到“(容)忍”这个词。

他说,一旦5 年的执政委托期届满,雪州的未来,就必须交回给人民决定,而他们(伊党议员)也必须做出决定。

“既然伊党中央已表明与希盟断交,我将不会与他们在全国第14届大选合作。

料雪州更多三角战

“我也相信,随着我公开表明不与伊党合作,雪州将出现更多的三角战;而我们也准备好面对三角战,并很有信心可秉着良好的施政记录与惠民政策,成功捍卫雪州政权。”

在雪州,伊党州议员不但被委为行政议员,也有不少受委市议员。

未乖离公平待民政策忍雪伊党非喜欢哈迪

“我容忍雪州伊党,因为他们并未乖离雪州公平对待全民的政策,并非我喜欢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

阿兹敏指出,据他了解,很多伊党领袖都对该党主席哈迪阿旺不满,因为哈迪并不了解雪州、槟城和霹雳州的政治动态。

“雪州伊党不是吉兰丹州或登嘉楼州的伊党,因为在雪州,伊党必须与非马来人和非回教徒合作。雪州是一个包容各族、各宗教及各种文化的关爱仁厚之州。”

他指出,雪州伊党必须接受以“马来西亚人”的方式施政。“但很不幸的,哈迪阿旺并不明白。”

“他(哈迪阿旺)不明白这点,而雪州伊党也自知他们之所以能在雪州生存,是因为获得非马来人和非回教徒的支持。”

他强调,任何人士或群体,只要能接受雪州是一个多元种族与文化州属的事实,认同他公平对待雪州全民的政策,不分种族和宗教保障雪州人民的权益,合作便不成问题。

雪槟“成功故事”印证希盟准备好入主布城

阿兹敏阿里指出,由反对党执政的雪兰莪及槟城两个国内最先进州属的“成功故事”,印证了希望联盟已全面做好准备,入主布城。

也是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的阿兹敏说,“ 这也让人民对希盟有足够能力执政中央充满信心,既然我们可以良好治理雪州及梹城,我们非常肯定也可以良好管理布城及马来西亚!”

他说,雪槟两州2017 年为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排在前两位,其中雪州更继续在2017年为国内生产总值贡献达23%,是国内贡献最大的州。

他说,之前国阵喋喋不休的指反对党无执政经验,无能力治管理州及经济,可是现在雪梹的卓越表现证明我们有执政能力。

他强调,若希盟在竞选活动时,多讲述这两个州的成功故事,并将它作为新政权的施政模式,相信会有更多马来西亚人民,尤其是乡区马来选民,在了解实况后,会支持希盟。

没巫统一样获保障

阿兹敏也是希盟副主席,他是接受《南洋商报》的专访时,这么说。

出席者包括《南洋商报》执行编辑黄秋桦、 执行编辑兼政府及企业事务经理傅德发、巴生滨海区主任陈钊伦及专题作者叶中健。

阿兹敏说,雪州在希盟的管理下,雪州人民互相尊重各族宗教与文化,人民获得公平的对待,权益获得保障,他们对雪州的感觉,是安全及一片美好的。

“每当大选来临,巫统就会老调重弹说,‘没有巫统,马来人就会完蛋’,然而,只要希盟进入乡区向马来选民分析与解说,雪州没有巫统,不仅马来人权益一样获得保障,华裔及印裔等各族群都获得良好及公平的对待,他们都以身为有尊严的雪州人民为荣。”

他说,“当我们与马来人分享这样的资讯,他们会说,这才是正确的,并准备作出改变。”

希盟战场在乡区

阿兹敏说,来届大选,希盟的战场不是城市混合选区例如八打灵再也及梳邦等选区,因为不论是人民公正党或行动党,都有信心能保住这类选区。

他说,“我们真正的挑战及战场,是乡区的选区,例如马来人死硬派选区、土展区、沙巴、砂拉越、柔佛、霹雳及彭亨偏远乡镇的选区。

保障马来人可获支持

“马来人对目前的巫统感觉不安全、 忧虑及失望,所以,只要能使他们相信他们的权益一定会受到保障,他们就会改变。就如雪州以前曾是巫统堡垒,过后,当时的民联能保障他们的权益,他们就改变并支持民联。

他说,这方面,最大的问题是乡区的马来人难以或无法取得资讯,这就是为何他多次强调,希盟必须要更努力的工作,深入乡区与他们接触及分享确实的资讯。

阿兹敏(右)接受接受《南洋商报》的专访,大谈“雪州成功的故事”。左起为陈钊伦及黄秋桦;右二起傅德发及叶中健。

雪州撙节开源最成功50%拨款供发展开销

掌管雪州3 年来,雪州大臣阿兹敏最成功之处,是撙节之余也开源,不但减少了州政府的行政开销及扩大了州的发展开销,更使雪州成为全国唯一能在州财政预算案中,拨出逾50%款项作为发展开销的州属。

这成功故事,也使今日的雪州,可持续发展为国内最先进的州。

阿兹敏说,“这显示雪州政府不会把人民的钱浪费在政府的行政开销,而拥有更多的发展拨款,全力发展雪州。”

他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常面对发展开销区区可数,例如去年宣布的预算案,高达86%的拨款,是耗用在政府行政开销,只有14%款项作为发展开销,试问,这区区的预算,又如何能发展国家经济及其他建设。

“我出任雪州大臣的首年,行政开销是52%,发展开销42%,第二年,行政开销与发展开销平衡,各占50%,第三年,行政开销已减至48%,发展开销增至52%。”

他说,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发展开销及行政开销分别占16亿6000万令吉(53.2%)及14亿6000万令吉(46.8%)。

对GDP最大贡献州属

“这是雪州最成功的事项,它(预算案)不会有附加拨款,不像国阵政府,每一次国会都有提交附加预算拨款,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尽责的去策划预算案。”

“联邦政府的预算案是3000 亿令吉,雪州今年的预算案只是近32 亿令吉,但我们却已经有这样的表现,试想如果我们拥有像联邦政府一样多的预算,我们能做得多麽好。”

他说,另一项雪州的成功故事,即雪州是对国内生产总值作出最大贡献的州属。

他说,2016年,雪州为国内生产总值贡献达22%,2017年提升至23%。

“这是雪州最大的成就,因为我们过去3、4年来,持续引进国内外直接投资。”

盟党思维不同却拥共同目标

提到希盟领袖有“不同的思维”,阿兹敏说,不询希盟各政党的思维各异,但是,大家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在共同的政策与理念下工作,并不是讨论个人的思维。

“我们必须衡量大家是同意在共同政策与架构下合作,如教育、经济、打击贪污等课题,使我们汇集在一起及合作。

土团承诺改革议程

他强调,希盟会讨论各自政党的思想主义,这是各盟党本身的思维,希盟有共同的宣言及共同的政策,当他们在影响人民的重大议题上有共识,就可以为人民带来信心及为国家带来改变。

“大马土著团结党是前巫统的领袖,但是,他们感受到国家需要重大的改革,因此,他们承诺改革议程,不像巫统党员,他们不要改变,因为他们依然感觉目前的状况安适。”

大马体制须大整修

希盟并非要在来届大选纠正巫统没实践对人民的承诺,而是要对整个已病入膏肓的马来西亚、国家体制,来一个大整修。

阿兹敏指国阵政府里的贪污滥权,破坏了整个社会、希盟必须要大整修及改革一切,而不只是小维修。

“这必须要我们和人民以团结的力量才能进行的大工程,单一的力量是办不到的。

“公正党的立场是包容性的,因此,我们接受任何准备进行改革的个人与政党,让我们一起合作,为国家与人民的权益,作出奋斗。”

独家专访:陈钊伦、叶中健

独家专访:陈钊伦、叶中健

独家专访:陈钊伦、叶中健

独家专访:陈钊伦、叶中健

独家专访:陈钊伦、叶中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