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添强:不能一概而论
希盟多10%马来票未必赢

(八打灵再也10日讯)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说,所谓的只要支持巫统的马来选票中有逾10%转向支持希望联盟,就能让国阵政府倒台之说并非绝对。

“争取马来选票的衡量并没一定标准,不同议席有不同局面,需按据一个个席位逐个计算。”



蔡添强:争取马来票“没一定标准”。

蔡添强强调,所有支持率的分析必须很科学、很细腻,如上述情况,除非所有议席皆一对一对垒,则希盟有望掌握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否则不能一概而论。

“基于每个州甚至每个议席都有各自的统计,所以不能概括说只要获得10%支持巫统马来人的选票,希盟就可以扭转局势,这是不科学的。”

蔡添强昨午到访《南洋商报》总社向同事们拜年及交流时,受询及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早前提及,只要原本支持巫统的马来选票中有逾10%转向支持希盟,国阵政府就会倒台,如此回应。

访问团其他成员有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十八丁区州议员蔡依霖、雪州大臣办公室媒体办公室策略通讯副主任林秀凌及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助理刘德豪。

一行人的到访,获得本报执行总编辑黄兆平、执行编辑兼政府及企业事务经理傅德发、《南洋商报》副新闻编辑兼雪隆新闻主任邓丽华接待。



放眼攻下森吉霹柔

蔡添强以柔州多元种族混合选区为例说,反对党阵线上届大选在柔北和柔南选区,分别拿下约20%及10%马来选票,要执政柔州,这两个地方所需增加的选票,肯定也有所不同。

他说,希盟在雪州会面对将近10%的马来游离选票,但不能忽略伊斯兰党加入形成三角战的选区,游离票的流向,也是未能全面掌握。

针对华裔选票,他表示华裔选票在上届大选已达饱和,即使华裔选票从早前的90%下滑至75%,对整体选情的影响不会有太多作用,尤其是在马来选民较多的混合选区。此外 ,除了雪州和槟城,他表示希盟也放眼来届大选可以攻克森美兰、吉打、霹雳及柔佛。

派不同人选拉票提高胜算

蔡添强认为,马来游离选票不足于形成换政府的马来海啸,希盟不会忽视每张选票的重要性,反之是尽量争取,并会委派不同的人选拉票,以提高胜算。

他举例,领导希望联盟的前首相兼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在西海岸地区获得较多支持,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则在南马一带势力较强,若两人在不同的地方拉票,效果自然也大不同。

他不否认,敌对阵营会拿“行动党和敦马抱在一起”做为攻击的筹码,但相对以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让人民活在水深火热,巫裔选民投票时也会做比较和考量。

无论如何,他强调希盟并不是只有敦马一人,主体政策也不会因他受到影响,因为每个人都有其优势。

坦言父母感自豪“添强是大众的孩子”

等待法庭判决的蔡添强坦言,投入政治要面对大风大浪风险,在他踏入政坛时就已作好心理准备。

他说,其父母对他参政,感到自豪。

“我的嫂嫂和朋友曾对我妈说,添强不是你的孩子,而是大众的孩子。”

人民公正党班丹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及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都在等待高级法庭的判决,一旦上诉失败,他可能会失去参加下届全国大选的资格。

拉菲兹及蔡添强都是公正党副主席,前者在煽动罪名下,于去年遭高庭判入狱18个月;蔡添强则因为侮辱警员于去年被罚款3000令吉。

蔡添强说,他的家境并不贫穷,因此没负担,不必回馈家庭是他的优势。

“有的人上有父母下有家庭,而我则无牵挂,就多做一些补偿一些人不能做到的事。

“也不见得没有竞选就不能从政,我们也不担忧没有候选人,即使我们被捉走了10个人,还有另外10个人。”

他提及过去两次入狱,监狱官并不会特别招待,不会特别照顾或刁难他,只是监狱有的牢房是20名犯人共处,他是自己一个人。

“有间牢房注明‘bilik roti’,只吃面包,内附有厕所,我就是放在这样的牢房。”

他说,这是他继前两次之后,即将面临第三次入狱,他表示坐牢并不可怕,前提是如果懂得看书就不会浪费时间。

“这是修养,没坐牢不会有这样的时间。”

他说,其母亲已于1999年离逝,其父亲年届80岁,除了心脏有小毛病仍然健康,父亲仍然可以驾车喝茶,也无后顾之忧,而谈到有否结交女朋友?他笑言先卖个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