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有乱象 国阵存隐忧/南洋社论

大选将至,乱象丛生,这似乎是大马的政治常态。

希望联盟很乱。注册申请迟迟无法过关,雪州的议席分配也还没谈妥。

雪州议席分配,权力握在拿督斯里阿兹敏手里,传言这位大臣仍致力召唤雪州伊斯兰党议员归队,但一般认为,伊党开弓没有回头箭,希盟、伊党和国阵在雪州难逃上演三角战戏码。

这是阿兹敏和雪州希盟的困境。若是伊党答应回锅,到时跳脚的将是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尤其行动党,其将无法面对雪州甚至全国的华裔选民。

注册方面,在行动党搞定了中委会重选事宜后,希盟的注册申请目前所剩下的最大阻碍,就是土著团结党出现窝里反,本身的党员上告社团注册局,指土团党中央代表大会违反章程,与会代表“来历不明”。

持平而论,中央代表从何而来,各党章程皆有明文规定,是一目了然的事情,要是代表大会的合法性存在争议,亡羊补牢是唯一可行之道,但重新召开大会必然扰乱希盟在大选前取得注册的努力。

倘若共同标志没能及时出炉,希盟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声称“还有B计划和C计划可行”,尽管他对应对之策秘而不宣,但许多人认定,土团党候选人借用友党的旗帜上阵,是最直截了当之举;毕竟上届大选前,行动党也有注册被吊销之虞,当时该党就表示考虑以伊党的标志出征5·05大选。

至于国阵,自伊党与希盟宣告决裂之后,其(国阵)就处于以逸待劳之势,不少政治分析员相信,国阵将在大选三角战中坐收渔利。

然而,国阵内部虽然没有像希盟般的乱象,却存在挥之不去的隐忧,特别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课题将对国阵带来多大伤害,如今还是个未知数,而股市惊现大熊市,对国阵也是一种无形打击。

股票行情彰显一个国家的经济能力,美国总统特朗普过去一年就不断为道琼斯指数的歌舞升平沾沾自喜;反过来说,股市一旦遭遇崩盘,股友必然首当其冲,政府也同样讨不了好。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