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南洋社论

去年11月国行措辞偏向鹰派,大家预测国行即使升息,最快也会是大选后。

但随着全球加息潮不辍,国行1月升息的号角开始传出,即使如此,国行召开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的前一晚,还有专家预测不会升息。



但该来的总会来,国行敲开了3年半以来,首次升息的大门,起25个基点,隔夜利率提高至3.25%,让人措手不及,银行界马上跟进。

国行在2014年7月至2016年7月之间维持3.25%利率。英国脱欧公投后,忧虑经济成长放缓,减低25个基点至3%。当时金融界缓慢跟进。

国行用了“正常化”和“先发制人”的字眼,强调经济稳健增长,且利率保持低水平在很长一段时间,需要预先出手,将货币政策恢复正常,防止诱发任何可能的风险。

今年以来,马币汇率渐入佳境,兑美元与新币破4破3,若不升息,好兆头能持续多久,不无变数。



去年以来,大马一直是负利率,如今升息了,既“正常化”货币政策,也为汇率与利率的稳定注入一股活水泉源。

市场上非常流行的一种看法是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不跟随加息将面临资本外流,威胁宏观经济稳定。因此,国行加息也是因应国家经济的持续和稳定发展。

其实,国际油价反弹,以及美国财长努钦支持美元走软的言论,对国行1月升息更是影响深远。如今,大家关注的是国行会否第二轮升息?

从近几十年来宏观经济学研究和各国货币政策操作实践来看,货币政策要不要收紧,非常取决于几个因素,即通胀,就业与增长,以及金融稳定。

以上各元素我们都有了,惟独就业。

就在希盟主席兼前首相马哈迪澄清,他日前指大学生失业而转卖椰浆饭和当优步司机维生,并非要侮辱任何人,而是点出政府经济政策导致缺乏工作机会的问题,以及根据财政部去年11月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6月,中央政府债务为6851亿令吉,比2016年3月的数据高出将近20%。

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说,国债不断增加,迫使政府削减多项补贴,一些日常必需品价格扬升,既令人担忧也导致政府没有额外财力全面照顾人民福祉。

国债家债日重,借债度日的不良现象,以及政府无意减少冗员与臃肿的政府体系,在在反映国家经济结构性问题严重,公众尤其是年轻人,对国民经济福祉的状况感到不安。

国家金融政策,包括国行升息能解决这些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