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弃投废票/廖珮雯

依丽亚是一名来自砂拉越的女孩,是少数懂得自己的本南族族语、精通流利马来语和英语的东马原住民,能协助外界认识当地事务,替不谙英语的族人与外界沟通,反映当地民情。

她是大学硕士肄业生,会无法毕业,是因为她在课堂上和老师唱反调,坚持东马和联邦政府的关系,不是从属关系,而是平等关系;她依凭的根据是沙砂的《独立二十条款》。但此举触怒大学老师。

她回到砂拉越家乡,曾在独立媒体任职,在2016年适逢砂拉越州选,她毅然加入人民公正党参选;她当时以一个菜鸟新兵,企图撼倒另一名执政党候选人,最后以微差票数败选。

选区位在峇南水坝(Baram Dam)区域,恰巧当地民众兴起反水坝运动,笔者也有幸曾在该区的另一选区当过监票员,也算是一场难得的跨海缘份。她以新兵之姿,将选票较上届州选硬是提高一倍之多,即使败选,已虽败犹荣。

加入反对阵营被排挤

不过,选举过后,厄运随之而来,她因为勇于加入反对阵营参选,受到当地社会排挤,苦无工作,成了失业人士;她避走英国打算随便找份侍应生的工作糊口,最后因为不舍家乡,还是回国,但失业的打击仍然紧随其后。

她身为家中长女,参选期间,父母亲全力支持,变卖家中资产筹集参选经费,败选后一无所获,全家反而被村里人嘲笑排挤。除了承受败选,还要承受当地社群的鄙视。一事无成的依丽亚感觉无处可去,除了没有赚钱养家,反而连累父母,对父母深感愧疚。

依丽亚后来在好友的介绍下,来到新山工作,终于有一份收入,好对得起家乡父母。不过,她也没有老实工作闲着,她把赚来的钱去上新娘化妆课、美甲课,希望能回到家乡自己开业。她最放不下的,还是家乡的乡亲父老。

她还有个心愿,就是希望能拿回老一辈在无知的情况下,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家族习俗地,位在姆鲁国家公园内就这样被变卖了。

靠全国人民力量达心愿

在新山工作不到一年,她又选择回到家乡,打算创业,做新娘化妆和美甲,同时开办补习中心,教授英语,好让家族子弟能通过教育改变一生。这是她回馈家族社群的工作,她宁愿放弃稳定工作,只希望她的族人能因为这些渺小的社区工作,能改变当下悲惨的命运。

她回到家乡也希望能帮助反对阵营筹备即将来临的大选,而她,因为州选时触犯了某条选委会法令,不获参选。

她目光含泪地告诉我,她没机会参选,能帮助族人的方式唯有积极做社区工作,“我的族人非常需要我,我必须回去帮助他们”。当我和她道别时,我不解为何她要放弃高薪工作,她重复地说了这句话。

她的心愿是要改朝换代,打开新局面,让族人能过着安逸、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并且加强社区硬体设备,至少让家乡能享有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

如此简单而平凡的心愿,却必须依靠全国人民的力量,以五年一次的大选来达到。

原本想要投废票的我,听了她的故事,深深觉得每个公民手中的一票是如此重要,每个人被赋予的投票权是多么重要。我默默告诉自己,如果我必须履行公民义务,如果我有手中一票,我必须抓紧手中那一票,愿为依丽亚,还有她那素未谋面的族人,赌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未来。

最新报道

派对饮酒作乐照片流传
选委会主席:不是我!
林冠英:与各业交流
豁免多项物品SST
抨德黑兰支持恐怖主义
特朗普吁全球孤立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