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投废票?/章龙炎

马青总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日前回应“投废票”的问题时,声称那是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不满希盟接受前首相敦马为“影子首相”而发动“投废票”。投废票的声音开始只是三几个人在社交媒体提出,后来出现了个什么“投废票联盟”。这可能是火箭及蓝眼基层发动的。

也是希盟名誉主席的敦马表示,主张在来届大选废票的人士,仅占选民的1%,而这些人思想狭隘。这是另外一种倒米的言论。

政党好像是老板

我国没有强制选民一定要投票,因此,选民选择投票、不投票、投废票或抵制大选,都是选民的权利。过去,国会反对党会说“人民是老板”,至少说明了这些政党还尊重选民;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些政党好像是老板,对那些提议投废票的人很不客气。

投废票的声音,开始是在华文网络世界回荡;随着敦马成为希盟的首相人选,这股声音跨过语言界线,几乎要在来届大选前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主张投废票的,大多是在上一届大选支持国会反对党联盟的,他们看到国会反对党出卖原则,就决定用投废票“教训”国会反对党。因此,他们主张投废票并得到响应,伤害最大的是国会反对党。

好些国会反对党的支持者在社交媒体毫无修养的骂那些主张投废票(可能也付诸行动)的人是“废人”——只有废人才投废票。投废票的是废人,那些不投票以及不登记为选民的,是什么人?有的更加歇斯底里的呐喊:投废票就等于帮国阵。问题是,我国有哪一条法律说明选民不能支持国阵?

这在在反映出国会反对党不懂得反省。在正常情况下,成熟的政党要获得选民支持,就需要说服选民。它们有必要扪心自问:为何曾经支持我们的人会想到要投废票?为何他们知道即使会间接帮了国阵也在所不惜?

得罪选民

从它们处理投废票异议的粗鲁手法来判断,国会反对党没有这样的基本认识;即使有这样的基本认识,但是因为最高领袖比党的理念重要,支持者也只能“顶硬上”,得罪选民也实在无可奈何。

我猜想,它们担心的倒不完全是投废票,而是这股声音对投票率所带来的影响,例如在外地工作的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不回来投票,而有些会在投票日也不出来投票;对这些人而言,与其浪费时间去投一张废票,倒不如不出来投票。这些选民是导致国会反对党特别是行动党在上届大选大胜的主要原因之一。

像我国这样的民主社会,投票是每隔5年投一次(砂拉越州选举与国会选举分开,砂州人5年内投两次票)的“仪式”,也就是选出来任政府。绝大数选民投票,但有几个是评估政党政纲或政府政策后来投票的?事实上,先进的民主国家,情况也是如此。投废票虽然不值得鼓励,但毕竟是选民的选择。当前的情况,我倒觉得选民就不要浪费手中一票,干脆投国阵(三选一,不投伊党及希盟,投国阵)。

这样教训,才有意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