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升息窘境/杨名万

在令吉好不容易回升,兑美元汇率重回3字头后,国行如果不升息,随势上升的令吉汇率会受到打击,而所造成的伤害,远比升息对民生影响更严重。

不过,国家银行文告却采用前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一贯作风,注明升息是“正常化”货币供应对于经济增长的承受度,以及“先发制人”避免太过长久的过低利率造成金融失衡。

难扭转失衡状态

这意味国行承认利率一直都处于不正常状态,所谓“不正常”,就是过去12个月,存款利率比通货膨胀利率低,导致实质利率出现负利率,令存款人受诱惑,将存款取出作其他不正确投资,尤其陷落如金钱游戏般的骗局。

统计局周三刚公布的去年全年通货膨胀率为3.7%,而根据国家银行公布的银行机构截至去年11月份的3个月定期存款利率,为介于2.88%(7月份)至2.94%(5、10-11月)之间,实质利率一直都明显处于负数。

其实,这所谓金融失衡风险,伤害早已造成。目前,官方通胀率并没有反映国人实际生活成本,实际的通胀率早就比存款利率高许多,那不只是过去12个月,而是至少过去6年的12个月,此次微小的25基点调动,不会让已经处于长久的金融失衡状态恢复平衡。

国行承认利率一直都处于不正常状态。

趁美元弱挺令吉

因此,说到此次升息作用,真正比较实际的仍然是挺汇率,而且这还必须是在美元走弱,国际原油价格上升有利条件下才能成事。

货币政策委员会去年11月发表强烈暗示升息文告后,令吉汇率在这高度预期升息环境中挺升,并且从上次会议至此次会议时期,令吉兑美元汇率已经上升逾9%。

其实,趁势推高令吉汇率一直是国家银行重要议程。去年11月最后一次会议后,从去年杪一直到今年初,令吉处于接近每美元兑4令吉关键水平时,货币交易商已经发现国家银行进场迹象。

这尤其是今年开年第一个星期,令吉屡次欲破四回三都面对强大阻力,今年1月5日(周五)破四回三,接下来周二(1月9日)就跌三回四,周四(11日)又破四回三,后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谈话令美元大跌,国内新出笼财经数据又显示国行升息可能性越来越高,才让令吉站稳于3字头。

抑制通胀作用不大

理论上来说,通货膨胀率上升,调高利率可降温。但是,在大马当前高生活成本情况,这并不实际,因为这是成本推动的通胀,不是高需求引起。

实际上,此次提高利率不但无助减轻通胀负担,还会增加房贷供款成本,令生活成本又升高一级。

本栏上月中才提到,纳吉政府于2011年7月杪,率先成立以副首相为首的内阁特别委员会,专司应对生活成本高涨问题,2015年杪又成立“高阶官员委员会”,去年杪再宣布欲成立国家高生活成本行动理事会,这行动理事会迄今还未真正成立。

政府接二连三成立不同委员会,来尝试解决这高生活成本问题,可见政府高官对这棘手问题仍然束手无策。

至于最后一个建议中的理事会,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上周初才透露,这理事会延至现在仍未成立,一是因为还没获得内阁拨款,二则是因为需要时间获取更精细详情,让理事会可以更精细处理这高生活成本问题。

降房贷利率矛盾

尽管这行动理事会还没下文,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却在国行宣布调高利率时透露,政府将在近期内向国家银行建议调低基本贷款利率,以减轻购屋者的房屋贷款利率负担。

这意味国行这边厢升息,令资金成本上升,另一边厢却又要商业银行降低房屋贷款利率。这很矛盾,容易引起反弹,商业银行恐怕会增加其他贷款负担,来补贴房屋贷款利率。

左袋转右袋,最终受损的还是消费人,政府干预私人界,务须谨慎行事!

最新报道

忍2年揭离婚王宝强内幕
马蓉喊冤“没有出轨”!
【视频】刘家昌轰某名嘴
给人戴红帽子
达因“重理轻文”的焦虑/南洋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