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废票”的牢骚/南洋社论

有人认为,为着政治利益与政敌交易,或与有争议的污点领袖结盟,都是对单纯信义的一种嘲弄。

一个政党或一个阵线要胜,不仅要在票箱民主赢得胜利,还需要在价值上赢得光彩。因为与魔鬼打交道,就会变成魔鬼的奴隶,它所代表的力量,就无法在黑与白之间,作出清晰的划分。评论界与舆论传播也在搅动起“投废票”或抑制大选的行动,认定两个都是烂苹果。

其实,在上届美国的大选,选民因不满民主党与共和党两大政党操纵政治的议程,

他们在选票上划上“米老鼠”或“唐老鸭”作出抗议。他们认为在民主选举的竞争中,两个政党变成“政治卡特尔”,在这种封闭式的民主竞争过程,就会扼杀潜在的竞争者;因此他们宁愿选择“投废票”。

问题是,在这场狮与狐狸的困兽之斗,选民有没有坚如磐石的信念,去维护程序的正义?

今天,我们的政治是要斗争的;民主、平等与自由,都要通过竞争的机制去对抗与争夺。投票是实现民主的程序正义,它有优胜劣败,当然会存在着纷扰。但是,为着正义和拯救,选民岂能以放弃投票的方式,或投废票去实现呢?

我们必须相信,永恒的真理应该是永远稳如泰山,就算是一个“邪恶”的政权赢得选举胜利,也必须坚信对民主的信仰,实体正义从未被牺牲过。因为正义是这样实现的,只有经过一切对信心和信念的测试,就算世界末日那一天举行选举,选民还是要有信心,正义永在。

领导英国二战胜利的丘吉尔,在德国投降及战争结束时,却在选举中落败,被选民用选票赶下台。丘吉尔却从容地说:“他们有权把我赶下台,这就是民主,这正是我们一直在奋斗和争取的。”

对于政治的合纵连横,我们就必须从支配与反制、垄断与分散的相对主义,重新思考政治的权力与道德,才能摆脱单元政治的野蛮困境。

投废票可能是个人的偏见使然,或受人“指使”而放弃判断,或故布迷阵的政治伎俩,事实上,都是一种“深思熟虑”的错误。

国家独立迄今60年了,我们坚信群众应该比以往更聪明及更有才智,去催生廉洁勤政的领导,去锻造有所创新的民主政体,而不是投废票,发发空洞的牢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