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道歉”与死不道歉/王介英

平民百姓,做人要有“无愧于天地良心”的操守,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事要有恪守行规的专业精神,因为“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政治人物,身负“牧民”、“治国”重任,理应充当万民表率,因此其言行更应对人民负责,对国家社会负责,对历史负责。

古往今来,任何坦荡的君子、任何有良心的人若做错了事、讲错了话,都理应认错、道歉,政治人物也不例外。沈同钦等“马六甲四君子”为当年叫华裔选民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所犯的误导性错误认错了、道歉了;敦马哈迪医生为过去22年当首相时说错的话、做错的事也认错、道歉了,虽“认错、道歉”得迟了一点,但毕竟做到了;张盛闻也为无心之过的“勿与天斗论”,向槟州灾黎认错、道歉了。

死不认错、硬不道歉的,在国外有干下南京大屠杀、强捉良家妇女当慰安妇等丧尽天良恶行,犯下滔天大罪的日本;在大马则有曾为伊党涂脂抹粉,曾鼓吹“把票投给月亮等于把票投给火箭”,差一点带华裔选民走上“不归之路”的行动党。

认不认错、道不道歉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从政的良心”,有没有对自己言行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政治操守”?只有没有从政理想的投机政客才会为“政治利益”而牺牲“政治操守”,走“正道”的坦荡政治工作者,不屑为之。

今天资讯发达,任何政治人物讲过的话,任何政党做过的事,都有录音、录影,容不得你选择性地“遗忘”或誓口否认。是不是真的“犯错”也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摊开资料,摆事实讲道理地进行科学性的论证。

若只是犯了“无心之过”的小错误,真心诚意地认错、道歉之后,是可以居于“恕道”精神与“不为已甚”原则,接受涉及者的道歉,既往不咎。但若是“明知故犯”的大错误,除非大彻大悟,真心悔改,否则对其认错、道歉只能“听其言,观其行”,不能信以为真,因为认错、道歉也极可能只是大奸巨恶者掩人耳目,想回锅再大干特干的一种手段而已,我们能不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吗?

古人说,“三岁定八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呼风唤雨数十年,专断独行22载,到了92高龄还想回锅再与后辈争当首相,你认为这个人真能说改就改得了?真的已大彻大悟吗?真的已痛改前非吗?天知道?

没有人是不可被替代

把造成今天这个烂摊子的责任全推给接班人,自己一点责任也不肯负、不想负,这公平吗?认错、道歉之后,难道就能撇清一切关系吗?就能一如火箭与月亮断交后就不想再负任何责任,可以完全抽身开脱?那天下还有公理与正义吗?

算了吧!敦马若真心诚意认错、道歉,那就退隐江湖,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划上句号吧!别再去当大马退位后还对接班人指指点点的“干政”负面人物!须知,古今中外“没有人是不可被替代”的!敦马自然也不例外!

王介英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