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风险投资(2)/陈金阙

证监委员会终于采取行动,要新加坡CopyCash基金,停止所有活动,包括首次发行代币(ICO)的计划。少了首次发行代币计划,可能让我们少掉一个实地接触虚拟货币的机会,不过,也让一些投机人士借机误导大众,鼓吹赚快钱的途径。

一个虚拟货币诞生时,不会马上被群众认同和接受,因此刚开始的转换价是很低的。拿比特币来说,一开始其价钱只等于数美分而已,但是当它生存下来,且余留的数量越来越少时,所谓“物以稀为贵”,群众盲目的追逐,让它的价格水涨船高。

“稀有”未必造成价贵

但是,“稀有”不一定造成价钱昂贵。几年前银价突然大起,当时盛传银矿所剩有限,加上它价廉物美,适合用在科技器具,所以专家大胆预测,银会在7至8年之内耗尽,于是一些小众纷纷购买银条来收藏。可是,银价在传闻之后的一年盛极而衰,至今无法站回高峰,而其产量依然,不见消耗殆尽。

比特币被开采后,并没有消失,只是被收藏家收集起来,一旦等到一个合理价,务将所收集的释放回去市场,可以造成供多于求,价钱大跌。比特币的大涨,导致开采加速,尤其是中国民间更是不惜财力,疯狂挖矿,可能使到它更快被开采完毕。届时,创办人是否会改变游戏规程,由固定数量改为可增加数量,没有人知道。

这期间也有其他商家见到机会,推出新的代币,即使价钱比比特币低,也希望可以分一杯羹。问题是,有多少个可以不被淘汰,到最后被人民接受?笔者的友人就曾面对这个问题:买了代币以后,发现它不能流通,或者更糟糕的是,买卖的交易所倒闭或消失了!

我们欢迎证监委员会的作法,也希望它可以连带的禁止“金钱游戏”的所有活动。如果代币的发行可能违反证券法令,那么,“金钱游戏”的活动或说明肯定违反了监管单位设定的限制,为何不事先制止,而要在问题发生,许多人被骗以后才采取行动?比特币还可以说是高风险投资,金钱游戏却肯定是高风险投机。

我们再回来看比特币和恒源。前者为全球人所疯狂,格局之大,并非后者能比拟。问题在于它属于无政府管辖,万一出了问题,基本上也没人可以制裁它。毕竟无国界的东西遇到了有国界的国家,许多国家不想人民受害,所以或禁止它,或制定法律管制它。至于恒源的格局小得多,只有在大马的股市,而且是一小批的投资者涉及。此外,它还要受到上市公司的条规所约束,再加上股价的飙升,背后不完全没有基本因素在撑托,单单因为股价就要把它列入高风险,理由还牵强了些。

陈金阙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