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间千元太离谱
执照费飙涨燕农呱呱叫

投巨资建燕屋非“稳赚”,引燕者希望当局高抬贵手,勿涨执照费增加业者负担。

(和丰12日讯)燕窝价格涨,江沙引燕执照费也要飙!

被盯上的引燕业者希望江沙市议会了解,他们并非一般人眼中的“好赚”,也会面对“血本无归”的惨况。

纷抗议新收费太高

在踏入2018年,江沙市议会盯上了引燕业者,准备征收引燕屋执照费约1000令吉,令众多引燕业者无不感到讶异,纷纷抗议新收费太高,并要求当局从长计议,展延或重新检讨收费。

对已有“收成”的业者或许还能勉强地应对,可是对刚刚投入引燕业,还在等待“收成”的燕农来说,正在面对蒙受亏损阶段所带来沉重打击之际,如今又须面对高昂执照费的另一重打击,苦不堪言。

江沙市议会主席沙隆日前在月常会议后向媒体宣布,市议会根据原有的执照指南,研究从今年起向每间燕屋征收约1000令吉执照费,以方便市议会监督。

他也特别强调,县内全部引燕屋必须申请执照,不过却没有提到会否对非法引燕业者采取取缔行动。

建好燕屋,不知燕儿可会来筑巢?

多无执照江沙县300燕屋

据《南洋商报》探悉,在江沙县内包括和丰有大约300间燕屋,将会受到征收引燕执照费的影响,其中和丰占超过半数。

不过,据了解,江沙县内大部分引燕业者被指未持有引燕执照。

没想象那么“风光”

江沙市议会若真的要合法化引燕业,他们认为是件好事,不过都认为收费太高及“离谱”。

多名不愿具名的引燕业者受访说,引燕业看似不错,事实却不如外界般想象的那么“风光”,反而充满各种风险与挑战。

他们表示,刚投入引燕业者,在建设燕屋时需作出巨大投资,随时会因面对燕子没有飞来筑窝,导致血本无归。

成功比例仅5%

非那么好赚 随时亏大本

和丰引燕业者温伙明说,他从事此行业逾7年,引燕行业并非一般人眼中的“好赚”,分分钟会血本无归,其实最关键在于是否引燕成功,但事实的比例为5%(成功)对95%(失败)。

隔一阵子得提升设备

他说,投资一间燕屋,最基本设备需花费7万多令吉,而且要等待2年多至3年,才成功引燕入屋筑窩,但并非人人成功。失败者可能须下重本改装,有者索性放弃就损失惨重;若成功了,在治安不好下,又得面对日益严重的偷窃问题,令业者备感压力。

“燕屋每隔一段时日,就得提升设备或维修,费用介于数百至千多令吉,好让适合的环境吸引燕子继续到来及留住它们。”

温伙明:投资一间燕屋,最基本设备需花费7万多令吉。

他叹说,除了市场竞争外,业者也为水电费、每年的地税、门牌税,甚至聘请保安费等庞大开销而烦恼。

他希望当局体谅引燕业者的处境,最好能先与业者举行对话交流,找寻一个折衷办法,让双方都感到满意。

他个人认为执照费不应超过300令吉,因为和丰引燕业还在起步中,更何况若能在当局的谅解与协助下,加入引燕行业的人数将会增加,为国家赚取更多外汇,并带动和丰经济成长,同样也能增加市议会的收入。

燕屋四周围上篱笆、铁闸,屋顶也装设有刺铁丝网,犹如监狱。

价格回升燕窝频遭窃

燕窝价格回升、燕窝出口中国渐露曙光,成为窃贼的偷窃目标,频频造案偷燕窝。

在和丰繁荣花园花园有4排双层店屋因租不出,90%即约50单位,被屋主改建成燕屋。

燕屋防贼犹如监狱

由于频频发生偷窃燕窝事件,蒙受很大损失,业者欲哭无泪;因此该园引燕者提高警惕,严密防范,燕屋犹如监狱,蔚成怪现象。

其中警报器、闭路电视必不可少,此外也在屋顶围上有刺铁丝网、铁闸、甚至建起高墙,也合资雇用保安人员24小时看守,可说做足防范措施。

报道:陈体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