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僵局待破未破/杨名万

新一年到来,适逢大选年,当权者应会处理好财经数字。这应该早几年就已准备好,目前正好粉饰太平,表面数字一定会做得美,关键是否含“内在美”。

开年后,股市和汇率走在前头,上涨是预料中,富时吉隆坡综合指数于今年第三个交易日就跨过1800点,以1803.45收市,令吉汇率也于上周五一度回到每美元兑3字头水平,以每美元兑3.9950/9000闭市。

可惜除了取得个开门红外,股汇双市一度后劲不继,综指于本周初涨到逾1832点后,接下来就套利回吐,离2014年6月24日创下的1892.33点最高纪录,本来已经很靠近,后来又被拉远,本文截稿时,虽然恢复挺势,还破不了僵局。

汇率方面,令吉也在本周初开市再起至每美元兑3.9880/9930的19个月来最高纪录,但是,后来又掉回每美元兑4令吉水平,周四再获扶持,又破四回三,以3.9875闭市。周五早上截稿时,再猛力冲至3.97,还待全力冲破僵局。

令吉汇率走势经历逾两年低潮,可说是历来处于低汇最长纪录。

股汇处于经济前线,市场变化快,起落也大,综指三年半前成功冲至新高,就停留在1900点前,只差不到8个点数。此次开年则仅轻触1840点,就因为严重超买而遭套利回吐。市场要升至1850都很费劲,至于越过1892,直冲1900点,则需更大消化能力。当然,大选还没来到,什么可能性都存在,更何况股市对大选具很大作用。

至于令吉汇率走势,自2015年8月中旬跌破每美元兑4令吉后,已经历超逾两年低潮,可说是历来令吉处于低汇最长纪录。

汇率如过山车

虽然此次跌势没有1997/98年亚洲货币汇率风暴这般尖锐,也没有1998年1月这样跌至4.71令吉历来最低纪录,但是,长久低汇折磨带来的伤害并不轻。

忆起敦马时代汇率风暴时期,政府当机立断锁汇,令吉迅速回稳,冲击就那几个月,没这么长久。

此次令吉落4后,先折磨逾半年,才于2016年3月下旬挣扎回升,一度脱四回三,结果维持不到两个月,从5月初至8月中又经历另一回挣扎,再度于2016年8月中重新跌落4令吉水平,并一度于去年初触及4.5令吉。

今年开年又来一次破四回三,再跌落回四,又再冲回三的震颤,起伏未定。这过山车式汇率波动对商家,特别是入口商和消费人都不利,国行积极干预时,应以稳市为重。

出口频创新高

当然,偏低令吉对经济并非全无益处,至少我国出口频创新高。

上周五刚出炉的去年11月出口总额逾835亿令吉,超越去年3月首次冲破800亿后取得的826亿纪录,再度创下历来最高的新纪录。

虽然是新纪录,但是并不令人惊奇,因为这已是去年第二次的新纪录,第一次是3月首次破800亿大关。

在令吉汇率长期低陷4令吉时期,过去3个年度总共已经有5个月份出口贸易创新高,除了去年两次,2015年9月份首次破700亿,10月份再破750亿,2016年12月份进一步创758亿新高,很快就再遭刷新,两年内过两个百亿关。

汇率差距优势助力

海外经济走好,电子电器强势增长,固然是出口表现卓越的原因之一,汇率差距优势更不可忽视。

根据统计局数据,2015年平均汇率为每美元兑3.9055令吉,这比2014年平均3.2729令吉,多出19.3%令吉,意思是如果2015年没有增长,也会因为令吉汇率走弱,而增加19.3%。

制造业数据吊诡

2016年平均汇率则为每美元兑4.1483令吉,比2015年汇率出现6.2%差距,至于2017年,由于统计局数字只到11月份,因此没有全年平均。不过,来到11月份,令吉汇率已经回升,这汇差优势已经不存在,未来出口真的只能胥视海外形势了。

从表面数字表现到实质内涵,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表现最纳闷,自国际财经与金融数据分析资讯社麦盖提(Markit)于2015年推出大马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后,在总达36个月份中,多达31个月份处在荣枯水平线下,反映制造业表现欠佳,但是,官方公布的制造业生产数字,却从未萎缩过。

麦盖提数字显示,只有2015年2、3月份、2017年4、8、11月份,总共5个月份在荣枯水平线上,而且只有去年11月份的52,才是明显扩张形态,其它4个月份都横摆。

去年11月份首次显著回到繁荣景象后,上周刚公布的12月份数字却再回跌到荣枯水平线下,达49.9,就差那半步,还是守不住扩展形态,终究破不了这3年僵局。

政府高官除了专注搞好表面数字,也须确保经济“内在美”,否则无法长久稳住经济,更难顾好民生。

最新报道

称遭国大禁止政治演说
希山慕丁莱斯深感遗憾
主打美食茶水改善环境
咖啡店茶室转型再出发
IMF研究员:定期召开发布会
中国央行透明度待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