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人说糊涂话?/江军

当敦马哈迪讲“我亏欠安华一家”这么重的一句话时,他所谓的“亏欠”是否包括:

●当年他没有把首相宝座交给安华;

●当年他指控安华意图推翻他;

●当年撤除安华的副首相兼财长职;

●当年开除安华的巫统署理主席职及党籍;

●当年没有阻止警方对安华展开鸡奸调查;

●当年没有阻止提控安华;

●当年没有申请庭令阻止肛交案的审讯和判罪;

●看着安华入狱;

这些年来所有对安华不利的言行,包括指他道德有问题。

如果都包括,就会让人拍案大叫:天啊,原来亏欠了那么多!

如果当年安华是被判死刑,也行了刑,今天老马是不是要到坟前切腹自尽以求谢罪?

他是不是觉昨非后舞起大旗,要推翻巫统主导的国阵政权以便隆重迎接安华,让这“痛苦了20年”的人入主首相署?

要人民帮忙赎罪?

老马的话,是不是会让不少人感到:他不是在救国,不是为国家或人民的福祉斗争,而是要人民帮他赎罪?

他在回忆录“医生当家”中列出安华的种种法律/道德都不容的负面行为,然后作出结论:“安华本应早已成为首相,而他到底还是没做成首相,完全是他自己的错。”

今天他转过来忏悔说是他亏欠安华,意味一切错都不在安华,这就和“医生当家”中的结论不符。

新的结论应该是:“安华本应早已成为首相,而他到底还是没做成首相,这完全是我的责任我的错,是我亏欠他!”

如果这“亏欠论”可以成立,是不是表示除了他自己之外,当年帮他对付安华的所有听命于他的大小官员及领导,都同样亏欠安华?当年依法忠心执行任务的警队/司法界成员/法官等人都大大亏欠安华?

换句话说,是不是表示国家及巫统的机制曾被人滥用以致使一个人“痛苦了20年”,也使到有人今天深感后悔,而后悔者所亏欠的岂只对一个人而不是整个国家和所属的党?

究竟是不是有糊涂人说了些糊涂话?

江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