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继续是快乐一群/南洋社论

你快乐吗?

觅职网站就业坊“2017年乐业指数”抽样调查显示,1万零143名受访者,高达42%表示“不快乐”, 只30%觉得“快乐”。

如何快乐起来?52%说给予犒赏,27%说另谋高就。说到底,一个“钱“字”,虽非万能,至少有所慰籍。

财经周刊《The Edge》报道,截至去年9月,政府累积债务6874亿令吉,相对2007年2667亿令吉;换算下来,过去10年平均年增长率为10.8%。

政府债务庞大,每年需还款项不断攀升,1997年是64亿令吉(占政府营收9.8%),2007年129亿令吉(占政府营收9.2%),2017年大涨至288亿7000万令吉(占政府营收12.8%),今年需偿还308亿8000万令吉(13%),每小时需还350万令吉。

政府欠债与日俱增,占政府营收逐年提高,所幸GDP增加,维持在可负担水平,不致于乱了套,却堵不住层出不穷“国家破产论”,人民继续半信半疑。

去年12月,大马评估机构(RAM)指,政府的连带负债显著,上半年占GDP的16.9%,而根据现有和未来的基建项目,加上政府对房屋和高等教育贷款机构的承诺,2023年可能攀升至18.4%,持续为财政带来风险。

虽然联邦政府债务在明年杪减少至占GDP的50.3%,但依然高企,偿债对收入比例更是达到12.6%,是区域内相等国家中最高。

为此,政府成立了财政风险与连带负债技术委员会,可能设立担保债务上限,更严格监督发债的政府机构。

但,国家预算案继续赤字,去年占GDP3%,政府放眼今年降至2.8%,但2020年也难达平衡。第二财长佐哈里说,要在2020年达到平衡预算,将导致经济受挤压,而我国目前还需要开销来刺激经济。

“官联公司应该要改变‘等待政府援助’的心态,而官联公司的三个症结是:错误的营业模式、管理层能力不佳及企业监管弱。”

国家与人民都钱不够用时,快乐指数必然下降,讽刺的是公务员却是最快乐的一群。目前,公务员总年薪970亿令吉,退休金250亿令吉,数据不断走高。

政府欠下巨债,主因98%收入用来支付公务员薪资、退休金、发放补贴和偿还利息。要达到零赤字和良好债务管制,除了提升GDP、官联公司效率、停增公务员,更重要的是裁减臃肿的政府体系。

专家指出,2018年伊始,全球令人沮丧的政治形势和不断好转的经济状况形成了鲜明对比。是糟糕的政治状况破坏经济,还是良好的经济形势拯救政治窘境?

今年是大选年,无论谁执政,会甘冒失去庞大票仓风险而裁减政府冗员体系?为国为民长远快乐,专家的疑问发人深思。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