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的力量/廖珮雯

马来西亚在政坛叱吒风云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2017年将结束之时,在土团党代表大会上,就他从政以来所犯的任何过错,作出道歉,并称他为他所做的错误感到抱歉。

笔者之前出席新山“茅草行动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聆听一些曾经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异议人士演讲,提到他们在马哈迪任内这场毫无人道、破坏人权的大逮捕行动中,对他们身心造成的破坏。

他们描述,当时未加审讯就被逮捕,身陷囹圄,每天面对监狱高牆,身心煎熬无足与外人道。他们在会上都要求,希望马哈迪能对当年这项破坏人权,借逮捕行动巩固其党内势力,并扫除异议人士的行动道歉,也认为他的道歉至关重要,对来届大选选民的风向具备影响力。

马哈迪是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首相,他被指在位22年来,独裁专制、滥用内安法令对付异议分子和政敌,破坏司法独立等,对马来西亚的民主法治体制造成破坏,并使后来继承者轻易实现权力集中的手段,三权分立的机制无法制衡首相过度膨胀的权力。

然而,马哈迪自加入反对联盟,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希望联盟共主后,一直是首相纳吉在来届大选最强劲的对手。马哈迪对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尤其思维上的影响,外界难易量化和衡量,他在马来选民心目中的地位超然,对选票影响更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希盟尊马哈迪为主要领导人后,一些思想进步及曾经遭到迫害的人士,一直无法接受这项充满政治利益计算的选择。一度要求马哈迪就任内所犯的错误道歉;在马哈迪道歉后,又谓道歉并无诚意,且没有针对性就某些重大错误道歉,并发起连署表达不满。

经过智囊精密计算

可是,若以来届大选的选票影响力来看,这份道歉还是切合实际利益的,且道歉的时间点显然也是经过智囊的精密计算,在2018年来临之际,大选即将在上半年开打之前,率先道歉,向马来选民示好,对马哈迪和土团党的形象,都有洗白作用,更使马哈迪能顺理成章地成为希联影子内阁的首相人选。

而且,认为马哈迪道歉没有诚意的人士,似乎也轻忽了道歉在马来社会的力量。就笔者和一些马来年轻选民的接触,他们对马哈迪缺少“深仇大恨”,对他任内所做的错事没有太多深入了解,反而因为在成长过程中,受惠于当时的飞速发展,而对他的贡献深表感恩。

马来选民在传统教育下,思维上对年纪大的老者会特别尊敬,对要求宽恕者更是越加尊重。基于马来传统文化的关係,他们格外看重勇于道歉认错和祈求宽恕的行为,从马来人在过年过节时,一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长辈原谅自己过去一年犯下的错误来看,可得知这是马来族群珍贵优良的传统文化。

尤其,现时又是一位对国家深有贡献的老者,愿意在重大场合对全体人民道歉,这样的举动更加得到马来社群的尊敬。其所造成的政治影响,实是难以估量。即使选民深知这是一场政治利益计算精准的政治表演,但只要看见其对选票的影响力,则无须多加固执地纠结于是否有诚意了。

就算真的很有诚意地道歉了,那终究还是一场政治表演,一场吸睛的公关活动。从政治传播来看,一场公开道歉的戏码,可以为政治人物获得多少选票,塑造多正面的政治形象,才是真正的获利。

廖珮雯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