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林美强医生

我害怕外婆的生命就此从我手中流逝……麻坡小镇中央医院掛诊期长,只好带外婆去马六甲私人医院求医。腹腔超声波扫描及磁共振胆胰管造影确诊外婆患有胰头腺癌(Carcinoma Head of Pancreas),她的糖尿病是继发于胰头腺癌干扰胰岛素生产而出现的。

高风险手术

内科专科医生主张转介给外科医生进行胰头十二指肠切除术(属高风险大手术,存有多重术期并发症 )。若患者手术切除成功,中值生存期仅为8至12个月,而5年生存率为15至20%。面对如比棘手病例及高风险手术,倘若术期出现并发症,中央或大学医院会有更完善好的支援。我恳求那内科专科医生将外婆转介到中央医院。

他却冷漠的说:我没空写介绍信,你不是实习医生吗?就拿这些扫描报告去中央医院吧!

我心碎的扶着外婆步出诊所,难道他忘切了当年他行医的初衷……?

世道当真如此炎凉吗?那也不尽然。

恩师好友支援

我走访麻坡中央医院、致电理大医院恩师Myint Tun。教授二话不说帮我预约他在马大医院的好友KT Ong教授,并仔细研究外婆的个案,KT Ong教授再转介于KL Goh教授,为外婆进行内窥镜逆行胰胆管检查,並植入支架舒缓胆管梗阻,暂且稳住梗阻性黄疸及胆管炎。外婆食欲大增、腹胀及腿肿消退、黄疸及瘙痒缓解,身体不再如此虚弱。我们由衷的感恩这群素未谋面的大医生的无私奉献。

1998年9月28日:安华入狱那天正是外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当儿。那时我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实习,马大医院通知我外婆病情危殆,更换胆管支架后,引发革兰氏阴性菌败血病(Gram Negative Septicemia),血压急挫,仰赖强心剂来稳定血压。毗邻的Kampung Baru风声鹤唳,镇暴警队严正以待,随时进入戒严状态。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如何赶往探望病危的外婆?沿途到处路障,每每出示医生证件得以通关。外婆处于昏沉状态,身上插满点滴,所幸病情稳住。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为外婆抹身,第一次体验生死别离的恐惧。外婆奇迹般康复,但我清楚意识到外婆时日无多。

1998年12月10日凌晨3点,正当我在执夜班时,电话那端传来厄号:外婆走了!拭干眼涙继续执班,交递手中个案给同事后就赶返乡奔丧。一路上,脑海中浮现昔日与外婆相处的种种画面;儿时总爱缠着外婆做年糕、裹粽子;中学时期外婆边缝织擦脚垫或百纳被边陪伴我唸书,无缘守候在外婆身旁是我这一辈子的遗憾……。

外婆名叫黄早,祖籍福建,1923-1998,享年75。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