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只有日本是受害者
——致前首相村山富市/陆培春

村山先生:

您好!阅报获悉93岁高龄,有“老爹”昵称的您,依然留着仙人那浓密又长的白眉毛,而且精神饱满,老当益壮,令人羡煞!正当中国迎来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习近平亲自出席首届公祭仪式,拉高悼念规格之际,您在《人民日报》撰文警告:“我们不应只纪念邦交正常化,而应了解从卢沟桥事变到邦交正常化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中国人民经历多少苦难。像去年安倍首相访问夏威夷一样,如果他访华,也理应访问侵华日军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的场所。”

今年中国与往年不同,特别强调受害,显然欲提醒日益右倾的日本勿过于渲染自己的受害,而真正的受害者——中韩及马新等国,迄今不积极作声,对日很宽容。中国于 2014年曾规定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今年公祭仪式之隆重程度,更不下于日方,且有习总出席。当然,我们马新两国举行的是难于与中日两国比较。

正视过去勿逃避

平心而论,基于人道立场,日方的受害状况,如被本国军国主义百般愚弄和被美国用原子弹实行人体实验等悲惨经验,是必须牢记的,但日本人还需多背负另一个罪责,即加害的历史,通过各种途径使人人铭记在心,不再重犯。可见日本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而加害部分远远甚于受害部分。假如日本人不承认侵略战争的原罪,她们受害的事实将无法成立,永远不会得到亚洲受害者的原谅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

犹记得1994年您以首相身分访问新加坡,亲往坐落于市中心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前献花后,受到当地舆论高度赞扬。您也在新加坡公开表明,日本不能再逃避,必须正视过去的侵略和殖民统治,并在访问东盟期间分别对东盟各国领袖一一致歉。您的认错,赢得他们的原谅和信任。之后,您还发表了名留青史的《村山谈话》,向二战亚洲受害国口头道歉,针对日帝时代的侵略和殖民历史再次赔罪。您很明白,勇敢的道歉,会得到原谅和赞扬,否认则招惹批判和反弹。这一“和解”,虽然迟来了半世纪,但仍属划时代之举。更重要的是,您的言行出自内心,毫无虚假,故深获受害方面赞扬,在改善日本与受害国家的关系上,居功至大,无可比拟,而您的道歉也间接告诉日本国民,日本不仅是原子弹和战争的受害者,也是加害者,而以一衣带水的中国等亚洲邻国则是如假包换的受害者。可惜日本右翼政治势力仍诋毁您的道歉是“屈辱外交”,他们只顾打小算盘,结果又害了日本人。

我当时高度评价您在战后50年发表的《村山谈话》,但内心对重大战争赔偿悬案没获解决而不满,对您创设“亚洲女性基金”救济前“慰安妇”的做法也不能苟同,不赔偿,只依赖民间义款来满足她们的要求,等于帮日本政府逃避责任。

道歉缺乏诚意

回顾历史,近代极力“学西欧,追西欧”的日本,一旦把帝国主义和殖民思想等负面东西学到手,却如法炮制,施展于周边国家,在一连串对外侵略战争中,奸淫杀戮,为所欲为,南京大屠杀可谓其无所不用其极的象征性罪行。不幸的是,回顾这百余年的对外侵略史,日本政府一直不坦诚认罪和道歉,即使“道歉 ”(一说近20次),也缺乏诚意,欲言又止,结果等于没道歉,受害者不接受。例如中方说南京大屠杀罹难者逾30万,日方却一口否认,反过来说此“反人类罪行”的大屠杀不存在,中国人撒谎!或指30万是报大数,故武断地说没有这回事。另方面,日本却巧妙地扮演受害者角色,以骗取不明真相的世人之同情,每年在8月15日隆重举行的“终战(日方仍不承认‘战败’)”追悼仪式及广岛、长崎两地的原爆纪念日中,强调受害的成分多于加害,歉疚和赔罪的意思淡薄,遑论做出具体而又令受害者心满意足的赔偿。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日本的出兵与对外侵略,制造大量受害者和不人道的事件,不容否认。而解决历史 悬案的方法,原也丝毫不难,不如日本政客所想象的那么复杂而敏感。只要坦诚认罪,做出应承担的赔偿,并设法防止重蹈覆辙便行了,世世代代也会友好下去。当然,只强调受害而不提加害的做法,是很可笑的,会使日本历来所作出的努力,化为泡影,未免可惜。不知您同意拙见否?

敬礼!并祝身体健康!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陆培春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