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没有错/郑喜文

新年新气象,2018年我们先来一道选择题,当“对不起”并不等于“我知错了”甚至是“我没有错”的时候,那这句“对不起”表示着什么?

一)如果你在等我认错的话,对不起,恐怕你要失望了。

二)“对不起“只是我的口头禅,让你误会了,真对不起。

三)“对不起”其实就像“你近来好像瘦了”那样的善意谎言,没想到你那么较真的问我“啊,你是说我的脸蛋瘦了还是腰围呢”来刁难我,我只好说实话了,真对不起,我撒谎我该死,你明明比两头水牛加起来还壮。

四)根据“牛精“大学,”对不起“其实和“我没有错”是同义词关系,你不是本科生,我不怪你,不过还是要说对不起,因为我没有错,然后说对不起显得我很大度谦卑,不够对不起,我真的没错。

五)以上皆是。

敦马上周在成功当选“回锅的所谓过度首相”之后,立马上演了一剧“我为过去所犯的错误道歉,但我是否认错,或我是否真的犯错则另当别论,因为道歉只是马来人的习俗”的把戏。

“马哈迪”现象仍受落

这现象可以称之为“马哈迪”。

以92岁之势当选“过度首相”的敦马,原本“道歉”是锦上添花,即使类似的道歉是如此的表面及毫无意义,然而,他又把它推翻了,于是这道歉就不止是画蛇添足,而是“抓虫入(自己的)屎忽“,呜呼哀哉!

这类人选,就是希盟的过度首相——这颗苹果很烂,只是,比另一颗苹果稍稍的来得好,而且消费者喜欢吃,就这样。

敦马以外他那句“我不可能任相至100岁”会令人放心,其实一点也不,他那句话的意思是,人总是会死的,而100岁才逝世的人毕竟比较少,我估计我也不例外,所以你们放心,即使我很不想下台,我也是会走的——他一点也不想交出来。

最遗憾的是,我们眼下的马来西亚的子民,还不能接受“其他人”担任首相,所以,即使敦马的道歉再“马哈迪”,敦马还会是最佳人选。

只是,如果你道歉之后让对方感到更无奈、惋惜、可惜、滑稽甚至是荒谬、生气,那很肯定的,你不如就省下你的道歉,专心于你那“过度首相”的角色,并交出成绩,然后履行“过度”这责务,按照“牛精大学”的定义,就是“到此为止,请你离开”。

郑喜文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