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万人申领一马援金/南洋社论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资料,“大马是东南亚区域贫穷率最低的国家”;紧接着我们的部长很自豪的引经据典的述说,“国家经济正提速增长,我们也没穷人,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让人惊讶和诧异的是,每年我们仍有700万人申领一马援助金!

一种说法,却有迥然不同的诠释。但是,数字似乎代替不了穷人的无助和悲怆的现实。

那些有权有势的大官,那些钟鸣鼎食之家,有没有资格替穷人代言呢?

引用人均收入的数据,对穷人说,你们不是穷人,其实是在替穷人抒情,是给穷人调制添加防腐剂的甜品。

像古代圣哲的教诫:要“安贫乐道”,要“知足常乐”,诸如此类的安慰剂,就是要让穷人有安贫的好心情,因为心情好起来了,就不觉得饥饿,就是能吃到一点东西,也不会觉得不好吃。

试想想,有多少人像在泥壤里的蚯蚓般辛劳工作,却买不起能让他们感到体面的梦想,就是平常百姓都对生活压力充满牢骚,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充满着无奈的感叹,很多年轻人也都染上那种迷茫和失落的焦虑。

让人感到可笑的是,对穷人耗尽一生都是荒谬的徒劳,还有好些政客却在替穷人美好地抒情。

那些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给我们构思一个乌托邦,穷人的心情永远有明媚的阳光,只要保持快乐的心境,穷也是快乐的。

到底底层的物欲感和匮乏感,能否凭着那调色盘上的画饼,得到满足呢?

托马斯皮凯蒂在《21世纪的资本论》论证说明,社会财富向极少数人聚集,有钱人投资的财富累积越来越快,一天就能赚好几个亿,穷人家就是耗上几百年,都没法攥住有钱人财富的零头尾数。

要分析贫富现象,我们还需要采用更贴近现象的方式,粗疏的准则,或对贫穷的逻辑还有另一套逻辑,都会扭曲为解决贫穷问题的本意。

当然,我们还是相信政府对解决贫穷问题,仍存有善意和诚意的。

我们希望政府能通过税务改革,增强教育,实施廉正,优化资源的配置,社区支援等措施,协助缓和贫富矛盾的问题。

要更好及更有效地解决贫穷,其实还须回归到穷人本身,政策决策者还需真切了解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感受,要从他们的角度去检视整个社会的慈善福利体制,除了制订最低薪资,还须订立最低生活保障线,以及消除对贫穷的压迫和歧视。

要真正帮助那些生活在筋骨劳累、心力憔悴的穷人,还须明察贫穷的真实,才能直击扶贫运动诉求的目标。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