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兆家债撑经济/杨名万

挥别2017年之前,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博士发了一篇文告,公告天下说大马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已经减低,从2016年杪的88.4%,显著“减低”至去年9月杪的84.6%,并高呼说经济情况转好。

这数字明显来自国家银行,去年11月中公布的第三季经济增长报告,当然不是刚出炉的最新数字。

只是在2017年快要结束时,让大家“重温”去年经济表现的“良好”感觉,以在2018年有更美好的期待,营造“正能量”气氛,面对2018年必须举行的第14届大选。

从去年杪到今年初,沙烈是少数在跨年期间,亮出这虽然有点旧、但是却蛮实在数字,来取悦国民。

其他高官,大都在2018新年献词里,吹嘘笼统经济增长数字,自夸自赞之余,同时数落反对党,选战气氛浓厚,反让人容易忽略当中的正面讯息。

经济增长比家债快

至于沙烈表示,去年1月至9月家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减低,意味今年经济情况将有所好转,因为这9个月期间,经济增长5.9%,比家庭债务增长率4.9%高。表面来看,当然感觉良好。

还真要谢谢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提醒,首先,家债变动的确会左右今年经济市况,背负债务,民众生活成本将提高,而这不会在通货膨胀数字里反映出来。

其次,家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减低,不等于家债降低,而只是因为经济增长速度比家庭债务上升快。

就增长率而言,这9个月,反映经济增长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比家庭举债速率快了20%,也就是五分之一。但是家庭举债的速率依然还是比还债速率高,因此,这9个月家债还是在上升中。

家庭债务,尤其房地产贷款直线上升,国家银行逐步刹车,让家债增长率显著放缓。

打房真的抑家债?

这是“少输当赢”心态。过去几年政府点燃国内需求,促进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以在数字上达到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定义。

家庭债务,尤其房地产贷款,就因此直线上升,速率快到令人心惊胆跳,搞到后来国家银行必须逐步刹车,让家债增长率显著放缓,事后还警告,一些类别房地产显著过剩,有供过于求风险。

商业贷款放慢

从2010年锐增14.2%,并保持双位数增长至2014年的10%,家庭贷款总额于2015年再上升7.3%,并冲破兆大关。尽管国家银行后来采取措施约束贷款增长,2016年家庭贷款仍然上升5.4%,达到10,862亿令吉。

政府高官很欣慰看到家庭债务在贷款受限制后放缓,同时在国内生产总值去年三季连环加速,从第一季5.6%、第二季5.8%、到第三季6.2%,三季9个月平均总共增长5.9%,终于超越家庭贷款9个月平均增长率4.9%,很自然的就以为这意味经济好转,人民生活应该好过一些。

其实不然,银行贷款增长目前更加依赖家庭举债,尤其是房屋贷款,去年11月份依然锐增8.9%,商业贷款则放缓得更快速,10月份放缓至4%,11月份更低至仅2.3%。

而且是全线各工商领域贷款都急速放缓,工商领域贷款放慢,导致银行贷款总额增长率放缓至3.9%,比10月份的4.6%更低,当中的家庭贷款比重更进一步扩大。

每人负债近7.6万

至于经济增长的感觉,这是以国内生产总值为基础计算,对于一般大马人作用不大。我国薪酬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低,只不过略比三分之一高,不像先进国家的占一半以上,民众当然感受不到经济增长。

从2016年杪10,862亿令吉增加4.9%,意味去年家债总额已经上升至1.1394兆令吉,如果以截至当时大马人力总数1500万计算,每位有能力赚钱的大马人,平均都负债7万5960令吉。

升息加剧人民负担

这当然是不轻的负担,这些债务都必须连本带利偿还,除了开始刚举债而需要按期偿还,直接影响到每月开销,令生活成本提高,如果利率上升,更是百上加斤。

国家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去年11月9日最后一次会议上强烈暗示,今年升息可能性很高。

今年第一次货币政策委员会将于本月份最后一个周五,也就是25日召开,如果经济真如拿督斯里沙烈博士所言的情况良好,国行就会调高利率,这么一来,人民的生活成本也就随着升高。

看起来,家家举债上兆促进经济,令房产和通胀升高,利率也看高,政府高官得到美丽数字,人民得到的却是算不完的苦果。

最新报道

森警接2死亡案件
疑与毒酒事件有关
黄颖欣:为保护儿童权益
妇女部应与相关领域对话
【英超】连胜被终止
蓝狮战平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