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说的笑话/张木钦

开年第一个大笑话是老马讲的。

他说,当年开除大法官不关他的事,是总检察长利用他的名义向司法总裁庭提出的。

听了这种笑话,要打几个哈哈都不算多,但是这世界很奇怪,他敢这么说,就会有人敢这么相信,正如前几天他敢那么滑头地道歉,就有人敢深深地感动。

革除大法官,破坏三权分立体制,是老马的大罪之一,却轻轻地撇清了。

茅草行动,践踏人权,是老马另一大罪,他也轻松地否认了,说是总警长硬干,他不得不签名。

一个首相,居然被手下的总警长和总检察长利用,不是昏君是什么?

他的前副手慕沙说,老马的性格是不会道歉的,因为他认为道歉就是示弱。强人是不可以示弱。

但是他的诸多弊政,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否认得这么无赖,还算是个强人吗?

想起金庸小说人物黄药师,杀了人没有不敢认的,即使没杀却被诬陷,他也会冷笑地问,是我杀的那又怎样?

虽然乖张,却是敢做敢当的好汉;如果做了坏事总是推给江南七怪,只能说是个孬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