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求”的道歉/许国伟

在民主社会里,政治领袖为自己犯下的错,公开道歉,是常有的事。只有在集权专制的社会里,政治领袖道歉,才会成为大事。

就像中国古代皇帝的“罪己诏”。

要让掌握大权的统治者发罪己诏,不容易。往往都是搞到天怨人怒,政权陷入危机,才会发一个“罪己诏”,来消除民怨,笼络人心。

一般来说,天纵英明的领袖总认为自己不会犯错,人民也觉得天纵英明的领袖不会有错。所以,领袖道歉,就真是惊世骇俗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身为尊贵的领袖都道歉了,你们难道还想我死吗?于是,人民都感动得很。

这种例子,最经典的是唐德宗。

唐德宗李适是很有意思的皇帝,他即位初期大事改革,颇有中兴气向。但经历一场兵变后,就变了样,纵容贪污盛行,收苛捐杂税,民怨四起。而且,虽然他表现得生活朴素,但却很爱钱,本来天下都是他李家的,他还派人替自己建个小金库捞钱,还变相鼓励属下送礼收礼。说起唐德宗经历的兵变,又要从安史之乱后说起。因为掌握兵权的节度使,拥兵自重不听中央号令。唐德宗就想收拾他们,他决定要先对一个自行称王的节度使李希烈用兵,但他又很吝啬不舍得出钱给士兵。

士兵要替你卖命,结果又饿肚子又拿不到赏赐,一火起来就兵变,史称泾原兵变。

发罪己诏稳住局势

外有敌军,内又兵变,唐德宗吓坏了,为了挽救局势,他听取大臣的建议,颁布了罪己诏,除了责怪自己,还赦免涉叛乱的将领,于是“人心大悦”,“士卒皆感泣”,稳住了局势。

发罪己诏,唐德宗只是为了稳住局势,而没有真正思过改过。因此,当他的皇位稳了,他反而错得更离谱,大唐王朝更加走下坡。这时的唐德宗,没再发什么罪己诏了。

有趣的是,前首相,土团党的名誉主席,希盟的老大,敦马哈迪医生,日前为过去的错道歉,但对什么事道歉他就含糊带过。尽管这道歉已经灌水,但仍赢得不少人喝采掌声。虽然,天纵英明的老马在公开道歉数小时后又改口,说道歉不等于认错,他只是遵循马来人的礼节道歉。

说白了,这所谓的道歉,更多的就是大家礼貌上说的“抱歉哦”,“歹势哦”。

唐德宗的罪己诏,虽说是迫于局势,但还言真情切。老马的道歉,灌水稀释了还改口,但也无所谓,反正人民就是感动,人心大悦。

不用奢望会真心思过改过

其实,不管是唐德宗或是马哈迪,政治人物都是有所求才会道歉。因此,不用去奢望政治领袖会真心思过改过,然后大家就“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说到底,在于我们有没有制度,又或者有没有善用这制度来制衡政治领袖?如果有,天纵英明的领袖犯了错,知道人民生气了,不只会主动道歉,还要纠错。然后人民一点都无需“人心大悦”及“士卒皆感泣”。

如果21世纪的今天,我们还需要为一个政治领袖,有所求的道歉(或是抱歉)而人心大悦,感动涕零,那么我们都需要继续努力加强民主制了。

许国伟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