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政府“像样”吗?/郑喜文

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指出,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发布的《2017年全球概况报告》,大马的贫穷率为东盟国家里头最低的那个,即3.8%。

何谓贫穷?

根据联合国的标准,每天的收入少于2美元(约八令吉)和1.25美元(约5令吉)的人分别归纳于“贫穷”和“极度贫穷”——换言之,马来西亚竟有114万人是“每日生活低于8令吉”,看来那就是为何政府的许多补贴都锁定在每月300令吉的原因之一。

贫穷率低收入概念不同

需要注意的是,在马来西亚,贫穷率与低收入是不同的概念。

根据第十一大马计划,就2014年,大马有40%(270万户)的家庭收入是处于“下层”,即 2537令吉,而赤贫则分为两种,一是赤贫(非常贫穷),即家庭收入低于460令吉(西马)和630令吉(沙巴),二为“贫穷”,月均收入为西马 760令吉,沙巴则为1050令吉。

这“贫穷”的定义在于“这份收入是否可以让你维持一个像样的、得体的生活”——而衡量贫富,又区分“绝对贫穷”与“相对贫穷”,前者是满足基本生存所需,后者则比较“生活”,其联合国的计算方法是“家庭收入是否达到该国中位数门槛的一半”。

例如,大马2014年的中位数收入是4258令吉,那“相对贫穷线”则是2129令吉,若按照这个标准,大马的贫穷率应该是20%,而不是1.7%。

说了那么多,只是想表明,我们的部长用投机取巧的方式取悦了许多人的感觉,而民间的真实情况大可在年度汉字中一窥究竟:大马2013的年度汉字是“涨“,隔年是“航”(马航事件),2015年被挑选的是“苦”,去年更是“贪”字当选?!

当国家的腐败程度称霸亚洲甚至闻名遐迩于国际的时候,贫穷率号称东盟最低却又如何?

政府的廉洁与效率挂钩,也扯上了透明度、治安、制度、体系、执行力、司法甚至是选举的公信力,它必须是建国的首要条件,就像阿拉伯数字1至9那样,而其他策略、方向、宏愿、发展、律法则是数字中的零,倘若没有“廉洁“带头,“零“本身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百姓的生活像不像样,并不是看收入水平是否“赤贫”,而是取决于领导你的政党是不是“像样的政府”?

郑喜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