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保守融为一体/胡逸山博士

上期开始谈到我在政治经济方面的一些理念,其实也不是一些什么新的理论体系,不外就是自己因很小就到美国去,在那里度过青少年时光,过后又在欧洲工作过一段时期,再回来本地多年,最终的结论还是对于美国尤其是所谓自由保守派(Libertarians)的政治经济思维比较欣赏。

所谓自由保守派,大多指的是在经济运作方面趋于保守,但在政治与社会方面则更接近自由。

而所谓经济上趋于保守,并不是说在经济方面要毫无建树,更不是说政府应保守地把持着经济的命脉,紧抱各种国营或公共企业不放。

相反地,自由保守派者认为,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参与与干涉经济的运作;在企图参与或干涉经济运作时,也应再三思考是否的确必要如此做,此才所谓“保守”也,而不是积极“进取”地去参与与干涉。

反之,运作一个社会经济的大旗,应该由私人界或企业界来扛。

政府只是受人民委托来处理一些必须要集中处理的公共事务者,而一般的经济发展,还是依照传统的资本主义理论与实践里社会上的那只无形的手来运作就好了,依照市场需求,反而还会做得更有效率,无需劳动政府来操心,否则反而会弄巧反挫,把经济搞得一团糟。

最近到了非洲走了一趟,发觉多年来奉行政府粗暴干涉与参与经济的当地,经济的发展果然极为滞后。

但即便不说这些颇喜欢与(政府)计划经济“有个约会”的发展中国家,就说也算发达地区的欧洲吧。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欧洲多国,尤其是北欧众国,都逐渐演变成不同程度的“福利国”。

福利国经济难增长

所谓福利国,一般的特征是对企业与人民征高税收,以便提供完善的福利,如医疗与失业的保险等。

但问题是如此一来,在这些福利国里一方面有些企业或人民因为辛苦所赚来的钱,竟有一大半要交给政府,所以宁可不多做生意和赚更多的钱了;另一方面,一些更为懒散者也就索性不工作,只靠领取福利也都可以维生了。

这两方面的必然后果,就是这些福利国的经济增长都很难上升,因为大家都不肯拼搏做生意或工作,那么社会上哪来的生产力呢?

美国大致上也算是半个福利国,之前的奥巴马强迫性医疗保险政策,更是迈向哪怕是有私立大企业参与的大政府模式。

但美式民主的好处就是,选民们觉得如此下去不太“对路”,就弄了个特朗普出来,虽然今年年初要撤销奥巴马医保法令功亏一篑,但这也还是迟早的问题。

政经山重·胡逸山

政经山重·胡逸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