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不容屎/谢觉辉

霹雳州政府又来警告,养鸡场先建后奏必严惩。

这是指有人悄悄在油棕园搭寮养鸡,行迹败露后反口咬定已下重本,要请准农业地转换养殖地。

养鸡场有点特别,就算深处僻壤荒野也藏不住。那不是工人漏底,是漫天飞舞的苍蝇大军张扬露馅。

霹雳州养鸡场大多落在曼绒县。初到曼绒,很容易对周边小镇和乡村印象深刻,与苍蝇大军共餐抢食,乃为一奇。而称之大军,足见声势与规模非同小可。

当地流行使用一种胶粘纸,有自制也有外购,把胶粘纸摊放桌面,不消片刻就有数百只苍蝇粘在纸上逃不掉。尽管外地客对苍蝇大军惊呼不已,落在老乡眼里却极之平常,理应是长期环境习惯使然,夹带一丝无力感。

兽医局近年开始严加管制养鸡场的卫生,包括建议现代化运作。不过玲珑、马登巴冷、曼绒等地仍有非法养鸡场招惹蝇祸。当局三番四次警告乃先礼后兵,迟早来真的。

蝇祸其实不止于养鸡场,搬来鸡屎当肥料的菜园,周边也有相似的烦恼,特别是生态旅游区,苍蝇、臭味得一起忍。

南北大道八十年代大兴土木,贯穿怡保打扪农业地带,夜晚阵阵臭味飘来,过不久附近的养猪场就纷纷消失。鸡屎和猪屎,毕竟是有层次上的不同。

谢觉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