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威胁失效 128票赞成9反对
联大通过批美耶城决议

联合国星期四举行“紧急特别会议”,以大比数通过谴责美国的议案。(欧新社)

(纽约22日讯)在阿拉伯及回教徒国家推动下,联合国大会21日就一项谴责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无约束力决议草案表决,获128票赞成、9票反对、35票弃权大比数通过。

华府事前大表不满,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哈利更致函多国大使,警告称美国会记住哪些国家支持草案,特朗普20日更威胁要切断经济援助。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21日更炮轰联合国是“谎言之家”。

以总理轰“谎言之家”

美国本月6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起包括其盟友在内的多国反对。

联合国安理会18日就埃及起草的决议草案,草案并无指明美国或特朗普,但对“近日就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定表示极度遗憾”。

草案获14票支持,但常任理事国美国运用否决权反对,草案最终以14:1未获通过。连同18日,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已运用了43次否决权否决对以色列不利的决议。

安理会决议美1票否决

在土耳其、也门等国提议下,联合国大会遂于21日召开紧急会议,就反对美国决定的决议草案表决。

根据1950年决议,当安理会未能采取行动,联合国大会可召开紧急会议;紧急会议过去只召开过10次。

决议草案重申联合国安埋会自1967年以来对耶路撒冷的10份决议,当中包括耶路撒冷最终地位必须由以巴双方谈判解决。

决议也要求所有国家必须遵循安理会对耶路撒冷的决议,不承认任何违反决议的行为及措施。华府无法否决联国大会的议案,但议案并无约束力。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哈利较早时已向包括欧盟在内的多国驻联合国大使发信警告,指会向特朗普汇报支持上述议案的国家名单。特朗普20日更在内阁会议上,以切断美国财援作威胁。

美国自二战后金援累积总额最多的国家是亲密盟友以色列,但当中包括大批军事援助。特朗普本人的确有权限削减对外援助,这正是其首份财政预算的重要一环。

召紧急特别会议

绕过安理会抗美

联合国21日应多个阿拉伯及回教国家要求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全因美国在安理会否决要求特朗普政府撤回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议,紧急特别会议成为各国绕过安理会抗衡美国的唯一方法。

美、俄、英、法、中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没约束力具政治分量

按联合国第377号决议,“有威胁和平、破坏和平或侵略发生时,如安理会因为常任理事国无法达成一致,以致不能行使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的首要责任”,大会可在全体过半数或任何7个安理会理事国要求下,24小时内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向成员国提供适当的集体行动建议”。

大会决议虽没约束力,但也具政治分量。

联合国过去开过10届紧急特别会议,多次与中东冲突有关,也曾为1956年匈牙利革命、1960年刚果危机等开会。在1997至2009年间就以巴问题举行多轮会议,21日进行的是同届的续会。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哈利在紧急特别会议上发言。(欧新社)

实质政治交易

学者质疑削款威胁效用

二战后推出的马歇尔计划(欧洲复兴计划)促进西欧经济迅速恢复,是美国经济援助奏效的经典案例。特朗普政府如今威胁要削减对外经援,但这威胁是否有效?

专研中东和南亚的学者科尔在部落格“知情意见”提出5点质疑。

科尔说,美国对外援助预算为419亿美元(约1676亿令吉),其实并不算多;德国和英国人口分别只有美国四分之一和五分之一,但各自提供接近200亿美元(约800亿令吉)援助,两国援助金额相当于整个美国。

其次,美国许多所谓的援助其实令波音和洛歇马丁等美国企业受惠,像许多给予埃及的军事援助都是武器,有时不合所需,但资金仍由美国军火商袋袋平安。

第三,尽管名义上援款给予200多国,但大部分只流入数个特定国家。

第四,美国的援助并非无私,而是为了拓展影响力,例如对埃及的援助,更多是贿赂开罗继续与以色列的和平进程,因此华府根本不可能因不满埃及在安理会的投票而认真落实惩罚。

最后,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才拥有财政的管辖权,即使特朗普想以切断财政缓助作报复,国会也未必同意。

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削减对外经援,分析认为其效用有限。(美联社)

以色列“密集”游说多国

表决反映以国外交实力

在联大21日举行紧急特别会议前,以色列为配合美国,积极游说多国,希望它们就决议案投弃权甚至反对票。

联大193个会员国以128票对9票通过决议案,另有35票弃权,足以反映总理内坦亚胡近年致力拉拢发展中国家是否有成果。

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以色列、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瑙鲁、帕劳和多哥等国加入美国的行列,投下反对票。

弃权国家则包括,阿根廷、澳洲、加拿大、克罗地亚、捷克、匈牙利、拉脱维亚、墨西哥、菲律宾、波兰、罗马尼亚和卢旺达等。

以色列副外长霍托维利承认,以美两国为了阻止决议案通过,进行了“密集”的游说工作。

以总理外交考验

外交部另有官员也指,以色列试图游说盟友投弃权或反对票。

这次表决可算是内坦亚胡外交政策的一次考验。

他近年致力寻求加强与美国及西欧传统友好以外国家的关系,尤其是那些向来支持巴勒斯坦的发展中国家。他一面为国内科技出口拓展新市场,一面冀抗衡联合国对以色列的“偏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